翮楷忒儂唳

楊志強資深評論員美方不顧中方堅決反對,執意將所謂《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簽署成法。針對美方霸權主義行為,中方對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NED)等美國非政府組織實施制裁。美國策劃和參與「顏色革命」,是通過一系列喬裝成基金會的非政府機構進行的。這一類基金會大多由美國政府出錢資助,是替美國政府執行顛覆使命的工具。NED頻頻干涉中國內政「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是美國非政府組織中的「龍頭老大」,有「第二中情局」之稱,資金幾乎全部來源於政府撥款。「美國國際事務民主協會」(NDI)是NED成立後設立的主要分支機構之一,「美國國際共和研究所」(IRI)也是NED旗下機構。NED的主要活動方式是提供經費資助,將美國國會撥款再轉撥給旗下的4家美國非政府組織,即「美國國際事務民主協會」(NDI)、「美國國際共和研究所」(IRI)、「美國國際私有企業中心」(CIPE)以及「美國國際勞工團結中心(ACILS)」。NED將中國作為重點插手地區,每年預算超過千萬美元,頻頻資助「民運」、「藏獨」、「東突」等勢力,直接干涉中國內政。NED及旗下機構多年來通過「禍港四人幫」之首黎智英等向反對派組織和人物提供大筆資助,NED與NDI不僅與李柱銘、黎智英、李卓人等亂港頭目過從甚密,更培養了黃之鋒等新一代賣港卒子。人權觀察曾三度聯同香港人權監察及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向特首林鄭月娥發出公開信,要求政府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徹查所謂警方使用過分武力及作出不恰當行為的指控,信件獲逾70個本地、國際相關組織聯署。自由之家(FreedomHouse)會長曾參與聯署,向美國眾議院院長佩洛西及多名主要議員發出公開信,要求佩洛西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自由之家還曾發表年度新聞自由指數報告,2019年將香港排在中等次的73位。美國這些喬裝成基金會的非政府機構,不僅在國際聲名狼藉,在美國國內也引發了許多抗議。美國政壇元老、三屆總統候選人羅恩.保羅曾在國會痛斥,NED以「推廣民主」為名推行美國少數利益集團的主張,自身管理不善,貪污現象嚴重,不但浪費美國納稅人的錢,而且在國際上給美國處處樹敵,並呼籲國會取締這一組織。特區政府應向美國還以顏色美國企圖將香港打造成反中亂港的橋頭堡,特區政府應配合中央政府作出相關行動。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表示,這些事務屬外交事務,本港是否跟隨制裁這些非政府組織,會按中央要求作配合和跟進。雖然香港實行「一國兩制」,但被國家列入制裁名單的組織和人員,如果仍能在香港以各種方式支援和教唆暴徒作出極端暴力的犯罪行為,中央政府的反制豈非落空?因此,特區政府應理直氣壯,依法斬斷伸向香港的外部「黑手」,包括引用《社團條例》取締違法亂港的美國NGO、商業機制,追查這些機構有否干犯《刑事罪行條例》,追究機構負責人的刑責;考慮啟用緊急法,徹查美國的相關組織在香港的金錢交易是否用來資助暴動,查明屬實,則應凍結資產,斬斷暴力的資金、技術支援;還可對來港目的是資助、煽動、參與或指揮暴動的美國人員,不發簽證;宣佈禁止大力推動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的美國數名鷹派政客入境香港,提升止暴制亂的力度,向美國還以顏色。

  • 痔諦溼恀ㄩ 901616
  • 痔恅杅講ㄩ 691
  • 蚚 誧 郪ㄩ ぱ籵蚚誧
  • 蛁聊奀潔ㄩ2019-12-14 13:03:33
  • 珋六桽瞿
跺佷羷

朱家健深圳大學港澳基本法研究中心兼職研究員聯合國人權高級專員巴切萊特於11月30日在香港媒體點評香港局勢,並作出與事實不符的涉港言論,無理指責香港警隊使用過度武力,更「指導」特區政府應對警隊進行獨立調查等,巴氏妄議香港事務,已干涉中國內政,並對香港特區政府和警隊施壓,變相為暴徒護航,這番不負責任的言論,既是向暴徒發出錯誤訊息,更涉嚴重違反《聯合國憲章》宗旨和原則,極不恰當。在該篇評論文章中,巴氏把香港特區與她的母國智利相提並論,其對香港特區的情況一知半解,試問在沒有清晰全面的背景資訊下,怎樣可以做到公道地評論香港局勢?香港的抗爭從來不是什麼人權和民主的問題,而是以「五大訴求」之名,作出暴力亂港之實,借違法暴動奪權,已是赤裸裸的政治恐嚇。巴氏應到香港社會,親歷其境,看看警察被襲擊、平民百姓被「私了」,巴氏只是盲人摸象,沒有看清事實真相,評論斷章取義,欠客觀失公信,完全不符合聯合國要員應有的水平。聯合國人權專員要認清「人權」並不是虛無縹緲的,應該有依有據,依據事實和法律權利,不宜被濫用或胡亂套用。若果作者偏聽偏信,已有先入為主的概念,或只為某陣營代言,內容片面失實,欠缺客觀證據,則無論作者頭頂多大的烏紗,在哪個國際組織身居要職,其所作出的聲明或評論,均只是一張廢紙而已!

恅梒湔紫

2015爛ㄗ995ㄘ

2014爛ㄗ4ㄘ

2013爛ㄗ393ㄘ

2012爛ㄗ903ㄘ

隆堐

煦濬ㄩ 笢弊蕉旃厙

翮楷忒儂唳ㄛ楊志強資深評論員美方不顧中方堅決反對,執意將所謂《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簽署成法。針對美方霸權主義行為,中方對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NED)等美國非政府組織實施制裁。美國策劃和參與「顏色革命」,是通過一系列喬裝成基金會的非政府機構進行的。這一類基金會大多由美國政府出錢資助,是替美國政府執行顛覆使命的工具。NED頻頻干涉中國內政「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是美國非政府組織中的「龍頭老大」,有「第二中情局」之稱,資金幾乎全部來源於政府撥款。「美國國際事務民主協會」(NDI)是NED成立後設立的主要分支機構之一,「美國國際共和研究所」(IRI)也是NED旗下機構。NED的主要活動方式是提供經費資助,將美國國會撥款再轉撥給旗下的4家美國非政府組織,即「美國國際事務民主協會」(NDI)、「美國國際共和研究所」(IRI)、「美國國際私有企業中心」(CIPE)以及「美國國際勞工團結中心(ACILS)」。NED將中國作為重點插手地區,每年預算超過千萬美元,頻頻資助「民運」、「藏獨」、「東突」等勢力,直接干涉中國內政。NED及旗下機構多年來通過「禍港四人幫」之首黎智英等向反對派組織和人物提供大筆資助,NED與NDI不僅與李柱銘、黎智英、李卓人等亂港頭目過從甚密,更培養了黃之鋒等新一代賣港卒子。人權觀察曾三度聯同香港人權監察及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向特首林鄭月娥發出公開信,要求政府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徹查所謂警方使用過分武力及作出不恰當行為的指控,信件獲逾70個本地、國際相關組織聯署。自由之家(FreedomHouse)會長曾參與聯署,向美國眾議院院長佩洛西及多名主要議員發出公開信,要求佩洛西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自由之家還曾發表年度新聞自由指數報告,2019年將香港排在中等次的73位。美國這些喬裝成基金會的非政府機構,不僅在國際聲名狼藉,在美國國內也引發了許多抗議。美國政壇元老、三屆總統候選人羅恩.保羅曾在國會痛斥,NED以「推廣民主」為名推行美國少數利益集團的主張,自身管理不善,貪污現象嚴重,不但浪費美國納稅人的錢,而且在國際上給美國處處樹敵,並呼籲國會取締這一組織。特區政府應向美國還以顏色美國企圖將香港打造成反中亂港的橋頭堡,特區政府應配合中央政府作出相關行動。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表示,這些事務屬外交事務,本港是否跟隨制裁這些非政府組織,會按中央要求作配合和跟進。雖然香港實行「一國兩制」,但被國家列入制裁名單的組織和人員,如果仍能在香港以各種方式支援和教唆暴徒作出極端暴力的犯罪行為,中央政府的反制豈非落空?因此,特區政府應理直氣壯,依法斬斷伸向香港的外部「黑手」,包括引用《社團條例》取締違法亂港的美國NGO、商業機制,追查這些機構有否干犯《刑事罪行條例》,追究機構負責人的刑責;考慮啟用緊急法,徹查美國的相關組織在香港的金錢交易是否用來資助暴動,查明屬實,則應凍結資產,斬斷暴力的資金、技術支援;還可對來港目的是資助、煽動、參與或指揮暴動的美國人員,不發簽證;宣佈禁止大力推動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的美國數名鷹派政客入境香港,提升止暴制亂的力度,向美國還以顏色。宋忠平鳳凰衛視評論員自稱中國「間諜」向澳大利亞所謂「投誠」的王立強因其爆料在澳大利亞、香港、台灣從事諜報滲透引發軒然大波,但這場軒然大波其實就是一場為干擾港台選舉的「共諜」鬧劇,完全經不起推敲。鬧劇出來後,中國公安機關立即公佈有關王立強涉嫌犯罪的全部事實。上海市公安機關首先闢謠稱,所謂的「中國特工」王立強其實是一名涉案在逃人員,且有詐騙前科。詐騙慣犯變身「政治犯」福建南平市光澤縣人民法院則披露2016年王立強因詐騙罪在該法院接受審判的庭審視頻。視頻中的王立強對於其詐騙12萬元人民幣的事實供認不諱,並稱自己「法律意識淡薄」,「希望法院從輕處理」。最終,王立強因犯詐騙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三個月,緩刑一年六個月。不僅如此,根據上海市公安機關最新公佈的消息,2019年2月,王立強虛構進口汽車投資項目詐騙束某460餘萬元人民幣。2019年4月19日,上海市公安局靜安分局以涉嫌詐騙罪對王立強進行立案偵查。由此可見,王立強不折不扣就是一個負案在身的詐騙慣犯。但正是這樣的一個人,卻開始從國內騙到了國外,在西方別有用心的輿論炒作下,以「中國特工」的身份編造了一系列抹黑和詆毀中國的離奇故事。首先,王立強事件爆發的時間點比較蹊蹺,正好是港台兩地選舉的敏感時期。王立強本人及其西方幕後操控者毫無疑問就是要利用這個事件來製造政治麻煩,為台灣民進黨等操控選舉做背書,完全不需要考慮事情的真實性,可以利用手中的公權力來抹黑中國政府,一旦完成選舉,這個王立強就會如同垃圾一樣被扔得遠遠的,唯恐避之不及。但蔡英文之流如今不會覺得髒,只會大加利用這起事件,並以假亂真達到干擾選舉的目的,畢竟這兩個人在這個問題上絕對是臭味相投,沆瀣一氣。另外,事件發酵到今天,就連澳大利亞情報高層都指出,他們對王立強自稱位居諜報要角的說法「高度懷疑」。這裡面更多是媒體為競爭而誇大該案角色的「驚爆眼球」炒作。尤其是像王立強這類負案在身的人,一旦叛逃更渴望能被某些國家政治庇護,只有無限誇大自己的重要性,才能被對方的情報部門所重視,甚至予以政治庇護。這樣一來,善於詐騙的王立強再一次「口若懸河」利用了媒體的好奇心,肆意誇大自己的作用,尤其是子虛烏有強調自己是情報人員,只有這麼炒作才能逃避中國大陸法律針對其詐騙行為的制裁。否則,作為一個詐騙的刑事犯,或許是可以通過引渡回國受審的,因此只能把自己包裝為政治犯才能躲過刑事追責。借「間諜鬧劇」抹黑中國根據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內閣的國家安全委員會在上個月底所接獲的建議,就算王立強說話屬實,充其量也只不過是從事低階情報工作,對澳大利亞安全部門幾無幫助。這一點是毫無疑問的。相信澳大利亞安全部門只要和這個號稱的一流情報人員稍做交流,就知道其有幾分成色。就連悉尼《每日電訊報》最後都以「間諜鬧劇」來形容全案,由此可見一斑。同時周末《澳洲人報》也指出,澳洲安全部門只花不到一周時間就有定論,王立強並非北京所派出、受過高度訓練的情報人員,頂多只是諜報圈一個不入流的「小咖」。說白了,「小咖」的概念就是道聽途說了些所謂信息當作情報,其實都是經不起推敲的假情報。要知道作為「五眼聯盟」一員的澳大利亞安全部門,只要與盟友稍微通個氣就能知道真假,王立強妄想欺騙「五眼聯盟」還是顯得太嫩了,也太想當然了。至於被王立強指控為諜報上司的中國創新投資公司執行長向心與妻子龔青被限制出境,這只是根據王立強的誣告做些核實工作,僅此而已。關於王立強聲稱的「中國軍情單位直接干擾香港、台灣政壇的細節」,這更是可笑和經不起推敲,因為國際社會比較關注這兩個地區的選舉,王立強自然會借題發揮來吸引西方國家的眼球,提高其自身的身價。但一個冒牌特工、實為詐騙犯的心理活動都是一樣的,心虛、膽怯,這樣的人不僅沒有誠信,最終只能被所有人所唾棄並遺棄,畢竟騙子只能和騙子打交道,這裡面就包括蔡英文之流。但小騙子被大騙子利用完的結局顯而易見,毫不留情扔得遠遠的,這裡面沒有人情可言。兆明不出所料,在不到一個星期之內,美國政府又一次通過打「人權牌」製造事端:如果說上個星期特朗普簽署《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是以「人權」和「民主」話題挑起事端、粗暴干涉中國內政,那麼昨天美國眾議院通過的《維吾爾人權政策法案》,就是再次以升級版的「人權牌」向中國施壓、力圖令事端進一步升級。所不同的是這次的「人權牌」內容更荒謬、勢頭更兇猛。美國真的關心香港和新疆?顯然不是。不論是香港牌、新疆牌,都不過是美國為了在貿易戰中獲得優勢地位,而不惜顛倒黑白、罔顧是非炮製的話題,其目標十分明確:通過佔據所謂的道義制高點,博得「盟友們」的同情心,並與自己一道為虎作倀、孤立中國,藉此在中美貿易戰中增加砝碼、佔據優勢,擾亂中國的談判節奏,從而為自己贏得最大利益。「人權牌」的本質是「酸葡萄」用「吃不到葡萄的狐狸」來形容美國政客一點都不為過:他們見不得中國在人權、民主、自由等領域所發揮的制度優勢、所取得的巨大成功,更見不得自己所信奉的「美國最強大」卻在這些領域相形見絀、敗下陣來,所以,他們就開始肆意抹黑:對於香港,支持暴行、縱容暴徒,把警察的正當執法描述成黑警暴力,把政府的依法施政污衊成毫無人性;對於新疆,他們把打擊恐怖主義和分裂勢力描繪成侵犯宗教自由、把學校描繪成萬惡的集中營。他們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不甘承認自身的失敗:在美國,貧富差距加大、實體經濟空心化的背景下,「白人至上」的傾向正在美國社會野蠻生長乃至強化,族裔矛盾加劇,針對少數族裔的歧視和肆意攻擊等惡性現象頻發:從桑迪胡克小學到薩瑟蘭斯普林斯的教堂,從拉斯維加斯的音樂會到埃爾帕索的超市......美國政客無法解決本國的人權問題,就以抹黑別國為業,套取個人政治利益,充分暴露出當今美國為了維持所謂「霸權」,顛倒是非、違背國際社會發展大勢的倒行逆施。事實上,中國的制度優勢,是美國政客的眼中釘,也是其最為害怕的。以新疆為例,中國政府依法開展反恐和去極端化鬥爭,有效遏制了恐怖活動多發頻發勢頭,保障了公眾的生存權、發展權等基本人權,地區經濟持續發展,宗教和睦和順,公眾的幸福感獲得感安全感大幅提升,三年來,新疆沒有發生暴恐案件。這樣的成就,充分說明了在中國的制度優勢下,人心齊、泰山移,再大的困難、再棘手的問題,中國政府都有信心也有能力解決好。從「貿易戰」到「新冷戰」「貿易戰」的背後,實質上是美國開啟的新冷戰。只不過,新冷戰的模式與戰場在於經濟、科技、金融。但美國忽略了一點:今天的中國所帶來的經濟挑戰要比蘇聯大得多。蘇聯從未在經濟上對美國構成挑戰。對國內生產總值的歷史估計顯示,在冷戰期間,蘇聯的經濟規模從未超過美國經濟的44%。根據按購買力平價計算的GDP這種演算法,中國經濟自2014年起就已超過了美國,它把中國生活成本較低這一事實考慮了進來。蘇聯永遠無法從充滿活力的私營經濟獲取資源,但中國可以。在一些市場,特別是金融技術方面,中國已經領先於美國。所以,2019年不是1949年,不論這場新冷戰會如何冷,中國都有足夠的實力和優勢,蔑視一切「人權牌」的挑釁,不屑於「新疆牌」「香港牌」的聒噪,在貿易戰和新冷戰中與美國抗爭到底。暴力重挫營商環境本季GDP恐跌逾5%香港文匯報訊(記者蔡競文)修例風波引發持續半年的暴力活動重挫營商環境,對企業運作造成干擾,加上環球貿易疲軟,本港最新11月採購經理指數(PMI)跌至,創2003年沙士以來最低。調查機構指出,港企看淡未來一年的商業前景,綜合10月與11月的平均PMI讀數來看,除非12月出現重大復甦,否則第四季度GDP將跌逾5%。商經局局長邱騰華昨期望立會本周通過政府為中小企貸款提供九成擔保計劃,加快撐企業保就業。香港11月採購經理指數顯示,本港私營經濟深陷低迷,並惡化至2003年初非典疫情以來最差。業務活動量的跌幅創有調查記錄以來最高,而新增銷售額亦以11年以來的最大跌幅下降。正當企業繼續削減投入品的採購和庫存規模,就業職位亦因應積壓工作量銳減而收縮。因此,經營信心仍然處於該項調查自2012年開展以來的最低水平之一。經濟正步入逾21年最差季度經季節調整後,11月IHSMarkit香港採購經理指數由10月的跌至,顯示私營經濟的景氣度下滑至2003年4月以來最低。10月和11月的平均PMI讀數為,反映經濟正步入逾21年調查歷史以來的最差季度。2003年4月PMI見,為自1998年7月有記錄以來最低。調查機構IHSMarkit首席經濟師BernardAw形容,「最新的採購經理指數調查為特別行政區描繪了一幀憂鬱畫像。」他指,11月份的PMI數據顯示,香港私營經濟陷入2003年非典危機以來的最嚴重衰退。綜合10月份與11月份的平均PMI讀數來看,除非12月份出現重大復甦,否則第四季度GDP將跌逾5%。前景黯淡商業信心歷來最低調查結果顯示,業務活動量隨政治動盪不斷升級而加劇萎縮,緊縮率刷新該項調查自1998年7月開展以來的高位,並適值新增的銷售訂單出現了全球金融危機嚴峻時期以來的最大挫折。Bernard指,「商業信心仍舊徘徊在歷史低點,因此營商前景依然黯淡乃意料中事;而企業繼續以史無前例的幅度向採購活動和庫存開刀,則使其悲觀情緒更露端倪。」商經局局長邱騰華昨出席貿發局活動時指,香港社會衝突持續,中小企尤其面對最大壓力,周轉不靈或有結業的危機,政府推出一系列紓困措施,以減低企業營運成本,其中政府早前提出的中小企9成信貸保證計劃,已在立法會財委會審批,期望能夠在本周內獲通過,令銀行為中小企業提供及時的資金幫助。但他認為,社會必須恢復平和及衝突事件停止,才能令業界情況好轉。商經局冀撐企業措施快通過邱騰華又透露,在與國際商貿人士傾談後,發現他們普遍認為雖然香港面對社會事件,但不少長線投資人士對香港的經濟基礎仍然有信心。香港的基本條件,如法制、對外營商的環境、競爭力等仍然不變,金融業所受的衝擊有限,各地的人仍能來港做生意;同時香港人亦具有拚搏精神,不少中小企在困境下仍刻苦經營。他相信,在大灣區發展及「一帶一路」的機遇下,香港社會一定可以迎難而上。

嘆理大竟淪「恐怖分子基地」責暴行侵犯市民日常生活香港文匯報訊(記者姬文風)香港中文大學及理工大學近月先後遭受黑衣魔蹂躪,校園大受破壞,至今仍復課無期。曾以訪問學者身份在理大從事研究工作的德國學者藍霄漢(SkyDarmos)近日在接受香港文匯報訪問時慨嘆,昔日美麗校園竟淪為最惡劣的「恐怖分子基地」(worstterroristbreedingcamp),並批評有關人等濫用「自由民主」旗號包裝暴行,肆意侵犯市民的日常生活權利,這種行為絕對不能接受。專研量子引力的藍霄漢現正身處越南。他近日接受香港文匯報電話訪問時表示,自己一直透過網上直播關心理大情況,並感嘆校園變得滿目瘡痍,還留意到有香港傳媒引述警方指在理大檢獲近4,000枚汽油彈。他慨嘆:「即使理大的紅磚建築堅固耐熱,但燃燒後帶來的煙燻和焦黑,還是很難清理,恐怕理大仍要花上大量時間和金錢,才可讓校園恢復原狀。」「(黑衣人)成日想做咩就做咩,但這並非自由。」藍霄漢慨嘆,有關人等聲稱「追求自由」,其實更像是無政府狀態:「他們提出『五大訴求』的其中一點是要『收回暴動定義』,但事件發展下來,他們卻是透過連番暴亂,以強迫特區政府承認這『不是暴動』。」他批評,有關人等口中說茤瓵蛂u五大訴求」,實際做出的是各種「不合作行動」甚或暴力行為,持續侵犯普通群眾基本權利,而這種濫用「自由」的行為可謂極其荒謬。事實上,在修例風波中堅定支持通過修例的藍霄漢,就是「黑衣魔佔校」鬧劇的一名犧牲者。他曾在街上舉起支持修例標語,換來他人的無理推撞和拆牌。曾睹生收頭盔鼓吹「火的作用」數月前,他發現有「學生」利用理大校園收藏頭盔等物資,更目睹他們曾向其他同學鼓吹「火的作用」。「我親自拍到有學生在校內跟其他人說:『火是我們最好的工具、屏障,有火(警察)先無咁容易拉到我]』,其後又教導他人該如何放火。」藍霄漢說。對此,他實在忍無可忍,遂在一次途經理大校園的所謂「人鏈」行動上,批評參與的黑衣魔為恐怖分子,結果被理大學生投訴、批鬥,更因此被終止訪問學者身份,於今年9月結束將近一年的在港研究工作。離開前的一句「恐怖分子」,隨茞z大被暴徒霸佔更成為「軍火庫」而「一語成讖」。藍霄漢感嘆,「形容他們是『恐怖分子』,我認為這是我的言論自由,卻換來叫我離開(理大)的結果。」網媒黃媒煽動驅使走向極端他強調,有關人等的黑衣蒙面形象根本不容國際社會所接受,「本來西方都無咩人會荇芘礎潃搎X面做暴亂,因為成個社會會睇唔起,只有香港能會容忍這般行為。」藍霄漢並批評,香港網上媒體相當傾斜,「打開YouTube熱門幾乎全是支持暴徒視頻」,配合多個「黃媒」不斷鼓吹煽動,令不少人因此走上極端,最終導致今日的局面。宋忠平鳳凰衛視評論員自稱中國「間諜」向澳大利亞所謂「投誠」的王立強因其爆料在澳大利亞、香港、台灣從事諜報滲透引發軒然大波,但這場軒然大波其實就是一場為干擾港台選舉的「共諜」鬧劇,完全經不起推敲。鬧劇出來後,中國公安機關立即公佈有關王立強涉嫌犯罪的全部事實。上海市公安機關首先闢謠稱,所謂的「中國特工」王立強其實是一名涉案在逃人員,且有詐騙前科。詐騙慣犯變身「政治犯」福建南平市光澤縣人民法院則披露2016年王立強因詐騙罪在該法院接受審判的庭審視頻。視頻中的王立強對於其詐騙12萬元人民幣的事實供認不諱,並稱自己「法律意識淡薄」,「希望法院從輕處理」。最終,王立強因犯詐騙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三個月,緩刑一年六個月。不僅如此,根據上海市公安機關最新公佈的消息,2019年2月,王立強虛構進口汽車投資項目詐騙束某460餘萬元人民幣。2019年4月19日,上海市公安局靜安分局以涉嫌詐騙罪對王立強進行立案偵查。由此可見,王立強不折不扣就是一個負案在身的詐騙慣犯。但正是這樣的一個人,卻開始從國內騙到了國外,在西方別有用心的輿論炒作下,以「中國特工」的身份編造了一系列抹黑和詆毀中國的離奇故事。首先,王立強事件爆發的時間點比較蹊蹺,正好是港台兩地選舉的敏感時期。王立強本人及其西方幕後操控者毫無疑問就是要利用這個事件來製造政治麻煩,為台灣民進黨等操控選舉做背書,完全不需要考慮事情的真實性,可以利用手中的公權力來抹黑中國政府,一旦完成選舉,這個王立強就會如同垃圾一樣被扔得遠遠的,唯恐避之不及。但蔡英文之流如今不會覺得髒,只會大加利用這起事件,並以假亂真達到干擾選舉的目的,畢竟這兩個人在這個問題上絕對是臭味相投,沆瀣一氣。另外,事件發酵到今天,就連澳大利亞情報高層都指出,他們對王立強自稱位居諜報要角的說法「高度懷疑」。這裡面更多是媒體為競爭而誇大該案角色的「驚爆眼球」炒作。尤其是像王立強這類負案在身的人,一旦叛逃更渴望能被某些國家政治庇護,只有無限誇大自己的重要性,才能被對方的情報部門所重視,甚至予以政治庇護。這樣一來,善於詐騙的王立強再一次「口若懸河」利用了媒體的好奇心,肆意誇大自己的作用,尤其是子虛烏有強調自己是情報人員,只有這麼炒作才能逃避中國大陸法律針對其詐騙行為的制裁。否則,作為一個詐騙的刑事犯,或許是可以通過引渡回國受審的,因此只能把自己包裝為政治犯才能躲過刑事追責。借「間諜鬧劇」抹黑中國根據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內閣的國家安全委員會在上個月底所接獲的建議,就算王立強說話屬實,充其量也只不過是從事低階情報工作,對澳大利亞安全部門幾無幫助。這一點是毫無疑問的。相信澳大利亞安全部門只要和這個號稱的一流情報人員稍做交流,就知道其有幾分成色。就連悉尼《每日電訊報》最後都以「間諜鬧劇」來形容全案,由此可見一斑。同時周末《澳洲人報》也指出,澳洲安全部門只花不到一周時間就有定論,王立強並非北京所派出、受過高度訓練的情報人員,頂多只是諜報圈一個不入流的「小咖」。說白了,「小咖」的概念就是道聽途說了些所謂信息當作情報,其實都是經不起推敲的假情報。要知道作為「五眼聯盟」一員的澳大利亞安全部門,只要與盟友稍微通個氣就能知道真假,王立強妄想欺騙「五眼聯盟」還是顯得太嫩了,也太想當然了。至於被王立強指控為諜報上司的中國創新投資公司執行長向心與妻子龔青被限制出境,這只是根據王立強的誣告做些核實工作,僅此而已。關於王立強聲稱的「中國軍情單位直接干擾香港、台灣政壇的細節」,這更是可笑和經不起推敲,因為國際社會比較關注這兩個地區的選舉,王立強自然會借題發揮來吸引西方國家的眼球,提高其自身的身價。但一個冒牌特工、實為詐騙犯的心理活動都是一樣的,心虛、膽怯,這樣的人不僅沒有誠信,最終只能被所有人所唾棄並遺棄,畢竟騙子只能和騙子打交道,這裡面就包括蔡英文之流。但小騙子被大騙子利用完的結局顯而易見,毫不留情扔得遠遠的,這裡面沒有人情可言。顧敏康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香港暴力持續5個多月,學生佔被捕人數約4成,當中不少是大學生。大學生已經成人,應該對自己的違法犯罪行為負責。那麼,大學應該負上什麼責任呢?這是許多人關心的事情。教不嚴,大學之過。大學失職的原因主要是三個:第一是平時放任學生;第二是遇事推卸責任;第三是缺乏法治觀念。2015年,香港大學學生會刊物《學苑》發表有關「港獨」文章遭前特首梁振英先生批判後,港大並不當回事,也未採取措施,導致《學苑》繼續發表「港獨」文章,而此後港大學生會幾任會長更是「港獨」的積極宣揚者。大學管理層對於學生的違法言行輕描淡寫,不敢認真處理,埋下了今天「港獨」暴亂的種子。暴亂發生後,校園成為暴徒的集結地,有人將一些大學稱為「暴動大學」,從側面說明了問題的嚴重性。問題是,一些大學的高層並沒有認真反思自己的失職,而是將責任推向政府,下面舉兩例證明。大學不能縱容違法犯罪香港理工大學11月25日傍晚發聲明稱:鑒於現時的緊張情況,我們已經再次聯絡警方,嚴正要求警方在登記校園內留守者的身份證後,讓他們和平離開校園;校方希望校園能早日解封,恢復安寧。這個聲明含有幾個資訊:第一,員警不可以逮捕暴動疑犯;第二,員警包圍校園,破壞安寧;第三,校方沒有任何責任,反而如理大一位副校長所說,是警方危害大學教育工作,實在無理。到了11月27日晚,警方見記者,油尖警區指揮官何潤勝總警司通報香港理工大學事件最新情況。何潤勝表示,理工大學校方派出的工作小組今天已經完成了第二次搜尋,沒有找到留守者。次日,警方安全小組及刑偵人員會在校方的陪同下入校,進行搜證處理。員警的做法有理有節:既然沒有暴徒留守校園,員警也沒有必要包圍校園,但必須完成搜證工作,履行應有法律職責。由此,又想起九間大學校長的聯合聲明:「當前的社會紛爭,已令大學校園化身成政治角力的場所,而(香港)政府的響應至今未能有效化解危機。任何認為大學可以化解這場危機的期望是不切實際的,因為這些極其複雜而艱難的困局,並非由大學造成,亦無法透過大學紀律程序來解決。」大學一味將責任推給政府,將自己教書育人的責任推得乾乾淨淨,對違法亂紀者不給予紀律處分,其實是縱容。大學要樹立法治正氣大學高層既有教育失職,又表現為法治觀念缺失,主要表現在幾個方面:一是對「港獨」分子竟然將校園作為違法犯罪的窩點不問不顧,面對指責時還以言論自由加以輕描淡寫。二是對某些教授和專家學者披茪H類靈魂工程師外衣支持「港獨」和對暴徒網開一面,不作處罰。三是不能有效保護內地學生的人身安全,令他們不得不撤離。四是當校園發生學生暴徒欺凌其他仗義執言師生時採取息事寧人的做法,阻擾警方進入校園。大學憑什麼阻止警方進入校園執法呢?大學因為自治就可以成為「獨立王國」?或者因大學校園屬於私人土地,員警便不能進入?根據普通法慣例,員警如果有合理懷疑罪案正在發生,不用搜查證都可以進入私人住所,更何況大學校園。香港《警隊條例》清楚規定:如任何警務人員有理由相信任何須予逮捕的人已進入或置身在某處,則居住在該處或管理該處的人在該警務人員提出要求時,須容許該警務人員自由進入該處,並給予一切合理的便利,以便他在內搜查。在所有的大學校長中,法治觀念最差的當屬中大段崇智校長了。他從拍^批評學生不懂禮貌和破壞設施,到打倒自我,憑學生一面之詞就發公開信,不分黑白譴責警方「使用不當暴力對待學生」。段校長此舉當然深得暴徒學生歡迎,中大學生會於11月18日下午發聲明回應校長段崇智的公開信,表示了解到校長願意與學生同行的決心。誠如警方指出,段校長的公開信犯了一個基本的法律錯誤。警方公共關係科署理總警司江永祥回應指,任何人在拘捕行動中有不滿或受屈,應挺身而出作出投訴及提供資料。「在段校長的信或者聲明裡面,是連一些最基本的資料,我們都見不到。」缺乏證據而憑空指責,段校長真需要惡補法治觀念了。據英國泰晤士高等教育於上周公佈的世界大學學科排名顯示,香港部分大學個別學科出現較大跌幅。這一機構於9月公佈的世界大學排名也顯示多所港校排名下滑,原因包括教學和研究環境上得分相對不穩定。香港的大學管理層應認真反思教育理念,建立健全校紀校規和有效地執行工作,才能營造良好的學習氛圍,才能繼續吸引優秀教師、學生到香港來工作、學習和交流。郭中行資深評論員根據這麼多年的區選經驗,反對派之勝從來都不是因為地區工作做得多好、參選人有多少政績、有多用心服務居民,而是因為政治大氣候,社會政治氣氛熾熱,兩極對立激化,拉高投票率,反對派基本上躺茬ㄞ鈮篻鵅C相反,政治氣氛平穩,區選回歸社區民生,反對派基本上就無戲可唱。所以,反對派的選舉利益就在於一個字:「亂」,只要搞到天下大亂,民不聊生,民怨沸騰,反對派才會有政治油水可撈。這就是反對派的政治屬性,就是惟恐天下不亂,就是不希望讓社會安寧。今次區選反對派候選人幾乎是躺茪]當選,戰果出乎反對派中人意料,這個成績與當前的政治氣氛高漲,與這場修例風波引發的暴亂當然有直接關係,而反對派一邊煽動青年暴徒衝擊在前、被捕在前、自毀一生前途在前,一邊卻全力撈取政治油水,利用當前的政治大氣候搶奪議席。反對派之勝也與吞食暴徒青年的「人血饅頭」有關。暴徒要反客為主控制議席反對派當然知道這些暴徒票的重要,所以在這場暴亂期間,反對派政客一直「義無反顧」地支持暴力,為暴徒張目,掩護暴徒,在選後反對派也不敢怠慢,立即搞出幾場「營救理大義士」騷,表示不離不棄,公民黨更大賣廣告,說歡迎被捕人士應徵他們的議員助理,民主黨葵青黨團亦建議新任區議會正副主席薪金的特別津貼捐出,用作支援「民主運動和抗爭者」云云。然而,反對派的所謂「好意」卻得不到暴徒及激進分子的認同,在「連登討論區」幾乎一片批評之聲,指「手足」犧牲自己讓反對派參選人當選,但現在只分到幾個議員助理位,民主黨只是將幾萬元的正副主席薪津捐出來,完全沒有誠意,「義士犧牲與回報不相稱」,指責反對派政客過橋抽板,當「手足」是衛生紙用完即棄,怨恨之意已是躍然紙上。在政治上,從來都是共患難不易,共富貴更難。在暴亂打得火火紅紅之時,當反對派正在全力進攻區議會選舉之時,反對派與暴徒有共同目標,自然可以「和勇一家」,「齊上齊落」,要打贏這場選戰。但現在區選打贏了,是分成果的時候,暴徒卻發覺,自己分得極少,反對派才是真正大贏家。贏得議席的反對派參選人,一直煽動暴徒向前,但自己卻躲在後面,準備摘取政治果實。暴徒被捕,根據近期「佔旺女村長」的判刑,刑期隨時是5、6年起跳,但付出這樣的代價,結果卻是讓民主黨、公民黨,以至幾乎泡沫化的民協、工黨取得政治果實,分得大筆薪津、議席,但暴徒卻什麼也得不了,得到的只有漫長的刑期,自然令他們大為不滿,要求反對派作出回報。「分錢分地」矛盾續來現在反對派政客開出的條件,不過是嗟來之食,區區幾個助理職位,區區幾萬元就想將暴徒打發走,只是一廂情願,暴徒要的是平分政治利益,是反客為主,控制反對派的議席。他們要的是反對派議員必須全部聘請「義士」,必須將大多數薪酬薪津撥交暴徒,必須將議員辦事處和區議會撥款都分予暴徒作暴亂之用。簡單而言,反對派議員只是台面人物,暴徒才是幕後玩家,這就是暴徒真正的要求。但反對派會同意嗎?如果滿足暴徒的所有要求,反對派議員只是一個傀儡,權錢都要與暴徒分享,反對派還參選來幹什麼?所以,圍繞區選的「分錢分地」,反對派與暴徒必將引發更大的矛盾和衝突。反對派服從將失去自主,淪為棋子,不服從則會被暴徒反戈一擊。而且,明年立法會選舉直選選戰很快就打響,眼見當前政治形勢,暴徒還甘願為民主黨、公民黨抬轎嗎?既然躺茪]能當選,為什麼不自己來試試?反對派利用暴徒,本來就是易請難送,共患難不易,共富貴更難。反對派的煩惱現在才開始。

堐黍(590) | ぜ蹦(710) | 蛌楷(861) |

奻珨うㄩ翮楷郔陔腎翹忑珜

狟珨うㄩ翮楷忒儂唳

跤翋佹譪覆性笛敦氿﹚~

渴襞2019-12-14

刓囀蚙珙顧敏康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香港暴亂已持續5個多月,從一處、幾處騷亂到遍地騷亂,從毀壞公私財物、破壞交通到故意傷人和蓄意謀殺,近同恐怖分子。社會安寧已蕩然無存,受害的市民和企業有冤無處申,有難無處訴。尤其是內地學生紛紛逃離香港,在自己國土上發生此事,真的匪夷所思。如此情況發生,政府責無旁貸。香港媒體至今仍然陷入對警察執法的種種誤區,進而誤導大眾,有必要加以糾正。誤區之一:警察「暴力」「暴力」應該是個貶義詞,泛指不符合法律和道德規範的力量。暴徒使用暴力是違法犯罪行為;警察使用武力是合法行為,因為這是法律授予警察的權力。將警察使用武力等同於暴力,是一種混淆是非的說法,不僅對冒茈糽R危險努力執法的警察不公平的,也助長了暴徒的囂張氣焰,使得他們覺得可以「以暴制暴」,從而在違法犯罪道路上越走越遠。誤區之二:警察應使用對等武力沒有暴力,警察就不會使用武力;香港的和平示威從未受到過警察武力干預。在一般情況下,警察使用武力的程度取決於暴徒使用暴力的程度。但是,為了遏制暴徒、甚至抓捕罪犯,警察不可能一直使用低度武力。所謂警察應該使用與暴力對等的武力,就是意圖束縛警察手腳,令警察不能有效執法,將罪犯繩之以法。誤區之三:警察也不能蒙面《禁蒙面法》出台後,媒體質問警察為什麼可以蒙面?認為既然非法集會者不可以蒙面,那麼警察也不可以蒙面。《禁蒙面法》是為了防止違法犯罪者掩蓋身份,逃避法律制裁。警察蒙面是為了保護他們及家人的人身安全,防止罪犯報復,不是《禁蒙面法》所要針對的對象。當然,如果有人覺得警察濫用武力,完全可以根據警察的標識,尋法定渠道投訴。誤區之四:便衣警察要向媒體出示委任證警察便衣執法,就是為了更好地抓捕違法犯罪者。警察在抓捕過程中,只要向當事人表明警察身份和出示委任證即可,媒體是無權要求看警察委任證的。媒體如果覺得有關人員身份或委任證存有懷疑,可立即報警求助,而不是阻撓執法。誤區之五:警察不可開槍一名交通警察在執法過程中面臨暴徒襲擊和搶槍的危險而開槍擊傷暴徒。媒體卻質問為什麼對手無寸鐵的年輕人開槍?為什麼要開槍?因為情勢所迫,不得不為之。從電視畫面可知,暴徒非法集結和暴亂在先,並在交警執法時企圖襲擊和搶槍。交警不似防暴警察,防護裝備簡單,只有佩槍可以自衛。面對暴徒襲擊和試圖搶槍,唯有開槍自衛和抓捕罪犯。故在當時當地緊急情況下,看不到其他可以使用的武力,開槍是合情合理且合法的。同時也說明,目前警察採取低度武力驅散暴徒是無法遏止暴亂,應當提升武力才能止暴制亂。如何切實止暴制亂已成為港府必須回答的問題。筆者認為,關鍵是要依法治亂和解決民生問題,切實執行「軟的更軟、硬的更硬」的政策。所謂「軟的更軟」,就是要出台切實的惠民措施,展現香港發展前景。而所謂「硬的更硬」,就是要支持警察提升武力,包括使用實彈,真正威懾暴徒。警察開槍向有規定,《警察通例》第29章「武力與槍械的使用」中清楚列明警務人員可以使用槍械的三種情況:(a)保護任何人,包括自己,以免生命受到威脅或身體受到嚴重傷害;或(b)執行拘捕有理由相信干犯了嚴重暴力罪行及在犯該等罪行後企圖逃避逮捕的疑犯;或(c)平息騷動或暴亂。從過去5個多月的執法情況看,如果警察不提升武力和以抓捕替代驅散,是無法有效遏止暴徒逐步升級和無底線的暴力犯罪的。媒體應反省也許出現上述誤區是媒體對法律缺乏了解,也許上述誤區就是個別媒體刻意製造的。看他們在報道中使用的詞匯,就知道他們已經有了偏向:「市民與警察爭吵」、黑衣人、警民衝突、網民發起堵路等等。明明是暴徒、暴亂,到了他們嘴裡,卻變成了輕描淡寫的市民、網民;變成了警察與他們爭吵或衝突。是非顛倒,可見一斑。香港是繼續走向沉淪,還是果斷平息暴亂,這是擺在政府面前的嚴峻問題,政府的智慧和勇氣是必要的,而更重要的,是採取「硬的更硬」的舉措;而媒體也應該反省,真正用好「第四權力」,客觀公正地報道事件,切實保障市民的知情權。

郭中行資深評論員根據這麼多年的區選經驗,反對派之勝從來都不是因為地區工作做得多好、參選人有多少政績、有多用心服務居民,而是因為政治大氣候,社會政治氣氛熾熱,兩極對立激化,拉高投票率,反對派基本上躺茬ㄞ鈮篻鵅C相反,政治氣氛平穩,區選回歸社區民生,反對派基本上就無戲可唱。所以,反對派的選舉利益就在於一個字:「亂」,只要搞到天下大亂,民不聊生,民怨沸騰,反對派才會有政治油水可撈。這就是反對派的政治屬性,就是惟恐天下不亂,就是不希望讓社會安寧。今次區選反對派候選人幾乎是躺茪]當選,戰果出乎反對派中人意料,這個成績與當前的政治氣氛高漲,與這場修例風波引發的暴亂當然有直接關係,而反對派一邊煽動青年暴徒衝擊在前、被捕在前、自毀一生前途在前,一邊卻全力撈取政治油水,利用當前的政治大氣候搶奪議席。反對派之勝也與吞食暴徒青年的「人血饅頭」有關。暴徒要反客為主控制議席反對派當然知道這些暴徒票的重要,所以在這場暴亂期間,反對派政客一直「義無反顧」地支持暴力,為暴徒張目,掩護暴徒,在選後反對派也不敢怠慢,立即搞出幾場「營救理大義士」騷,表示不離不棄,公民黨更大賣廣告,說歡迎被捕人士應徵他們的議員助理,民主黨葵青黨團亦建議新任區議會正副主席薪金的特別津貼捐出,用作支援「民主運動和抗爭者」云云。然而,反對派的所謂「好意」卻得不到暴徒及激進分子的認同,在「連登討論區」幾乎一片批評之聲,指「手足」犧牲自己讓反對派參選人當選,但現在只分到幾個議員助理位,民主黨只是將幾萬元的正副主席薪津捐出來,完全沒有誠意,「義士犧牲與回報不相稱」,指責反對派政客過橋抽板,當「手足」是衛生紙用完即棄,怨恨之意已是躍然紙上。在政治上,從來都是共患難不易,共富貴更難。在暴亂打得火火紅紅之時,當反對派正在全力進攻區議會選舉之時,反對派與暴徒有共同目標,自然可以「和勇一家」,「齊上齊落」,要打贏這場選戰。但現在區選打贏了,是分成果的時候,暴徒卻發覺,自己分得極少,反對派才是真正大贏家。贏得議席的反對派參選人,一直煽動暴徒向前,但自己卻躲在後面,準備摘取政治果實。暴徒被捕,根據近期「佔旺女村長」的判刑,刑期隨時是5、6年起跳,但付出這樣的代價,結果卻是讓民主黨、公民黨,以至幾乎泡沫化的民協、工黨取得政治果實,分得大筆薪津、議席,但暴徒卻什麼也得不了,得到的只有漫長的刑期,自然令他們大為不滿,要求反對派作出回報。「分錢分地」矛盾續來現在反對派政客開出的條件,不過是嗟來之食,區區幾個助理職位,區區幾萬元就想將暴徒打發走,只是一廂情願,暴徒要的是平分政治利益,是反客為主,控制反對派的議席。他們要的是反對派議員必須全部聘請「義士」,必須將大多數薪酬薪津撥交暴徒,必須將議員辦事處和區議會撥款都分予暴徒作暴亂之用。簡單而言,反對派議員只是台面人物,暴徒才是幕後玩家,這就是暴徒真正的要求。但反對派會同意嗎?如果滿足暴徒的所有要求,反對派議員只是一個傀儡,權錢都要與暴徒分享,反對派還參選來幹什麼?所以,圍繞區選的「分錢分地」,反對派與暴徒必將引發更大的矛盾和衝突。反對派服從將失去自主,淪為棋子,不服從則會被暴徒反戈一擊。而且,明年立法會選舉直選選戰很快就打響,眼見當前政治形勢,暴徒還甘願為民主黨、公民黨抬轎嗎?既然躺茪]能當選,為什麼不自己來試試?反對派利用暴徒,本來就是易請難送,共患難不易,共富貴更難。反對派的煩惱現在才開始。

⑻襞蝙2019-12-14 13:03:33

顧敏康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香港暴亂已持續5個多月,從一處、幾處騷亂到遍地騷亂,從毀壞公私財物、破壞交通到故意傷人和蓄意謀殺,近同恐怖分子。社會安寧已蕩然無存,受害的市民和企業有冤無處申,有難無處訴。尤其是內地學生紛紛逃離香港,在自己國土上發生此事,真的匪夷所思。如此情況發生,政府責無旁貸。香港媒體至今仍然陷入對警察執法的種種誤區,進而誤導大眾,有必要加以糾正。誤區之一:警察「暴力」「暴力」應該是個貶義詞,泛指不符合法律和道德規範的力量。暴徒使用暴力是違法犯罪行為;警察使用武力是合法行為,因為這是法律授予警察的權力。將警察使用武力等同於暴力,是一種混淆是非的說法,不僅對冒茈糽R危險努力執法的警察不公平的,也助長了暴徒的囂張氣焰,使得他們覺得可以「以暴制暴」,從而在違法犯罪道路上越走越遠。誤區之二:警察應使用對等武力沒有暴力,警察就不會使用武力;香港的和平示威從未受到過警察武力干預。在一般情況下,警察使用武力的程度取決於暴徒使用暴力的程度。但是,為了遏制暴徒、甚至抓捕罪犯,警察不可能一直使用低度武力。所謂警察應該使用與暴力對等的武力,就是意圖束縛警察手腳,令警察不能有效執法,將罪犯繩之以法。誤區之三:警察也不能蒙面《禁蒙面法》出台後,媒體質問警察為什麼可以蒙面?認為既然非法集會者不可以蒙面,那麼警察也不可以蒙面。《禁蒙面法》是為了防止違法犯罪者掩蓋身份,逃避法律制裁。警察蒙面是為了保護他們及家人的人身安全,防止罪犯報復,不是《禁蒙面法》所要針對的對象。當然,如果有人覺得警察濫用武力,完全可以根據警察的標識,尋法定渠道投訴。誤區之四:便衣警察要向媒體出示委任證警察便衣執法,就是為了更好地抓捕違法犯罪者。警察在抓捕過程中,只要向當事人表明警察身份和出示委任證即可,媒體是無權要求看警察委任證的。媒體如果覺得有關人員身份或委任證存有懷疑,可立即報警求助,而不是阻撓執法。誤區之五:警察不可開槍一名交通警察在執法過程中面臨暴徒襲擊和搶槍的危險而開槍擊傷暴徒。媒體卻質問為什麼對手無寸鐵的年輕人開槍?為什麼要開槍?因為情勢所迫,不得不為之。從電視畫面可知,暴徒非法集結和暴亂在先,並在交警執法時企圖襲擊和搶槍。交警不似防暴警察,防護裝備簡單,只有佩槍可以自衛。面對暴徒襲擊和試圖搶槍,唯有開槍自衛和抓捕罪犯。故在當時當地緊急情況下,看不到其他可以使用的武力,開槍是合情合理且合法的。同時也說明,目前警察採取低度武力驅散暴徒是無法遏止暴亂,應當提升武力才能止暴制亂。如何切實止暴制亂已成為港府必須回答的問題。筆者認為,關鍵是要依法治亂和解決民生問題,切實執行「軟的更軟、硬的更硬」的政策。所謂「軟的更軟」,就是要出台切實的惠民措施,展現香港發展前景。而所謂「硬的更硬」,就是要支持警察提升武力,包括使用實彈,真正威懾暴徒。警察開槍向有規定,《警察通例》第29章「武力與槍械的使用」中清楚列明警務人員可以使用槍械的三種情況:(a)保護任何人,包括自己,以免生命受到威脅或身體受到嚴重傷害;或(b)執行拘捕有理由相信干犯了嚴重暴力罪行及在犯該等罪行後企圖逃避逮捕的疑犯;或(c)平息騷動或暴亂。從過去5個多月的執法情況看,如果警察不提升武力和以抓捕替代驅散,是無法有效遏止暴徒逐步升級和無底線的暴力犯罪的。媒體應反省也許出現上述誤區是媒體對法律缺乏了解,也許上述誤區就是個別媒體刻意製造的。看他們在報道中使用的詞匯,就知道他們已經有了偏向:「市民與警察爭吵」、黑衣人、警民衝突、網民發起堵路等等。明明是暴徒、暴亂,到了他們嘴裡,卻變成了輕描淡寫的市民、網民;變成了警察與他們爭吵或衝突。是非顛倒,可見一斑。香港是繼續走向沉淪,還是果斷平息暴亂,這是擺在政府面前的嚴峻問題,政府的智慧和勇氣是必要的,而更重要的,是採取「硬的更硬」的舉措;而媒體也應該反省,真正用好「第四權力」,客觀公正地報道事件,切實保障市民的知情權。

凝窀樽2019-12-14 13:03:33

楊志強資深評論員美方不顧中方堅決反對,執意將所謂《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簽署成法。針對美方霸權主義行為,中方對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NED)等美國非政府組織實施制裁。美國策劃和參與「顏色革命」,是通過一系列喬裝成基金會的非政府機構進行的。這一類基金會大多由美國政府出錢資助,是替美國政府執行顛覆使命的工具。NED頻頻干涉中國內政「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是美國非政府組織中的「龍頭老大」,有「第二中情局」之稱,資金幾乎全部來源於政府撥款。「美國國際事務民主協會」(NDI)是NED成立後設立的主要分支機構之一,「美國國際共和研究所」(IRI)也是NED旗下機構。NED的主要活動方式是提供經費資助,將美國國會撥款再轉撥給旗下的4家美國非政府組織,即「美國國際事務民主協會」(NDI)、「美國國際共和研究所」(IRI)、「美國國際私有企業中心」(CIPE)以及「美國國際勞工團結中心(ACILS)」。NED將中國作為重點插手地區,每年預算超過千萬美元,頻頻資助「民運」、「藏獨」、「東突」等勢力,直接干涉中國內政。NED及旗下機構多年來通過「禍港四人幫」之首黎智英等向反對派組織和人物提供大筆資助,NED與NDI不僅與李柱銘、黎智英、李卓人等亂港頭目過從甚密,更培養了黃之鋒等新一代賣港卒子。人權觀察曾三度聯同香港人權監察及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向特首林鄭月娥發出公開信,要求政府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徹查所謂警方使用過分武力及作出不恰當行為的指控,信件獲逾70個本地、國際相關組織聯署。自由之家(FreedomHouse)會長曾參與聯署,向美國眾議院院長佩洛西及多名主要議員發出公開信,要求佩洛西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自由之家還曾發表年度新聞自由指數報告,2019年將香港排在中等次的73位。美國這些喬裝成基金會的非政府機構,不僅在國際聲名狼藉,在美國國內也引發了許多抗議。美國政壇元老、三屆總統候選人羅恩.保羅曾在國會痛斥,NED以「推廣民主」為名推行美國少數利益集團的主張,自身管理不善,貪污現象嚴重,不但浪費美國納稅人的錢,而且在國際上給美國處處樹敵,並呼籲國會取締這一組織。特區政府應向美國還以顏色美國企圖將香港打造成反中亂港的橋頭堡,特區政府應配合中央政府作出相關行動。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表示,這些事務屬外交事務,本港是否跟隨制裁這些非政府組織,會按中央要求作配合和跟進。雖然香港實行「一國兩制」,但被國家列入制裁名單的組織和人員,如果仍能在香港以各種方式支援和教唆暴徒作出極端暴力的犯罪行為,中央政府的反制豈非落空?因此,特區政府應理直氣壯,依法斬斷伸向香港的外部「黑手」,包括引用《社團條例》取締違法亂港的美國NGO、商業機制,追查這些機構有否干犯《刑事罪行條例》,追究機構負責人的刑責;考慮啟用緊急法,徹查美國的相關組織在香港的金錢交易是否用來資助暴動,查明屬實,則應凍結資產,斬斷暴力的資金、技術支援;還可對來港目的是資助、煽動、參與或指揮暴動的美國人員,不發簽證;宣佈禁止大力推動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的美國數名鷹派政客入境香港,提升止暴制亂的力度,向美國還以顏色。ㄛ高敬德全國政協文化文史和學習委員會副主任香港中華文化總會會長美國參議院與眾議院不顧中國政府多次嚴正交涉和強烈反對,悍然通過所謂《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並獲美國總統特朗普日前簽署執行。此舉嚴重干預香港事務,嚴重干涉中國內政,嚴重違反國際法和國際關係基本準則,是赤裸裸的霸權行徑,中國政府和人民堅決反對。我們從中看到了美國蓄意搞亂香港、制衡中國的險惡用心。修例風波發生以來,香港暴力犯罪行為不斷持續升級,嚴重踐踏法治和社會秩序,嚴重破壞香港繁榮穩定,嚴重挑戰「一國兩制」原則底線。暴徒瘋狂打砸地鐵站、店舖和交通燈等設施,暴力襲警、欺凌攻擊無辜市民、強行霸佔和焚燒校園,其暴行已無異於恐怖主義行徑,將香港推到了極為危險的境地,廣大香港市民的基本權利和自由受到嚴重侵害和威脅。美方是搞亂香港最大黑手美國及西方反華勢力無視暴徒的猖狂行徑,無視香港社會的嚴重撕裂,罔顧「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方針得到全面有效實施的事實,對香港事務粗暴干涉,甚至為暴徒打氣,對中方的克制和特區政府維護法治與秩序的正義之舉妄加指責,他們哪裡是真心為港人爭取人權和民主,其實質就是要搞亂香港,奪取香港的管治權,以香港為犧牲品干涉中國內政牽制中國發展。大量事實表明,美國反華勢力與香港反中亂港勢力內外勾結、狼狽為奸,美方是搞亂香港的最大黑手。《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將香港獨立關稅區的特殊地位與香港的人權、自由和民主狀況掛u,威脅將採取經濟制裁,可能會剝奪香港迄今在美國對華經濟和貿易政策中享受的特殊待遇。今後美國國務院將每年向國會提交報告,確定香港是否仍相對於中國內地享有充分自治,以證明其仍有權享受特殊待遇。其實任何終止香港特殊待遇的舉動,對美國來說可能會弄巧成拙。據美國國務院披露,2018年有萬美國公民居住在香港,超過1,300家美國公司在香港運營,當中包括所有大型的金融公司。根據資料顯示,2018年香港與美國之間貿易額估計達673億美元,美國的貿易順差為338億美元,這在美國與其他國家或地區的貿易順差中排第一。如果香港失去獨立關稅區地位,雖然會嚴重影響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但同樣「玉石俱焚」,嚴重影響美國自身利益,包括美國在港企業的利益。特區政府應果斷依法反制香港自回歸中國以來,香港市民獲得了前所未有的民主權利和自由,「一國兩制」得到了充分貫徹與落實,香港20多年來的繁榮與發展就是最好的明證。香港現在面臨的最大問題根本不是人權與民主的問題,而是暴力橫行。如何止暴制亂、恢復秩序,是香港當前壓倒一切的最重要最緊迫的任務!美國搞人權法案不僅是和700多萬香港市民作對,和14億中國人民作對,也是和世界公義、國際基本準則作對。中國政府決定自12月2日起暫停審批美軍艦機赴港休整的申請,同時對「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等在香港修例風波中表現惡劣的非政府組織實施制裁。我們完全贊成中國政府採取斷然措施維護香港繁榮穩定,捍衛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在國家大力支持下,希望特區政府應更勇往直前、大膽果斷,依法開展反制措施,包括引用《社團條例》、應用《緊急法》等法律手段取消反中亂港團體的註冊,堵截黑金來源,提升止暴制亂的力度。香港是中國的香港,我們相信中國政府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的決心堅定不移,貫徹「一國兩制」方針的決心堅定不移,反對任何外部勢力干涉香港事務的決心堅定不移。我們相信在中央政府的支持下,特區政府定能率領香港各界齊心協力、眾志成城,止暴制亂、恢復秩序,重建香港美好家園。美國妄圖利用人權法案和反中亂港分子對中國施壓的圖謀注定失敗。﹝宋忠平鳳凰衛視評論員自稱中國「間諜」向澳大利亞所謂「投誠」的王立強因其爆料在澳大利亞、香港、台灣從事諜報滲透引發軒然大波,但這場軒然大波其實就是一場為干擾港台選舉的「共諜」鬧劇,完全經不起推敲。鬧劇出來後,中國公安機關立即公佈有關王立強涉嫌犯罪的全部事實。上海市公安機關首先闢謠稱,所謂的「中國特工」王立強其實是一名涉案在逃人員,且有詐騙前科。詐騙慣犯變身「政治犯」福建南平市光澤縣人民法院則披露2016年王立強因詐騙罪在該法院接受審判的庭審視頻。視頻中的王立強對於其詐騙12萬元人民幣的事實供認不諱,並稱自己「法律意識淡薄」,「希望法院從輕處理」。最終,王立強因犯詐騙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三個月,緩刑一年六個月。不僅如此,根據上海市公安機關最新公佈的消息,2019年2月,王立強虛構進口汽車投資項目詐騙束某460餘萬元人民幣。2019年4月19日,上海市公安局靜安分局以涉嫌詐騙罪對王立強進行立案偵查。由此可見,王立強不折不扣就是一個負案在身的詐騙慣犯。但正是這樣的一個人,卻開始從國內騙到了國外,在西方別有用心的輿論炒作下,以「中國特工」的身份編造了一系列抹黑和詆毀中國的離奇故事。首先,王立強事件爆發的時間點比較蹊蹺,正好是港台兩地選舉的敏感時期。王立強本人及其西方幕後操控者毫無疑問就是要利用這個事件來製造政治麻煩,為台灣民進黨等操控選舉做背書,完全不需要考慮事情的真實性,可以利用手中的公權力來抹黑中國政府,一旦完成選舉,這個王立強就會如同垃圾一樣被扔得遠遠的,唯恐避之不及。但蔡英文之流如今不會覺得髒,只會大加利用這起事件,並以假亂真達到干擾選舉的目的,畢竟這兩個人在這個問題上絕對是臭味相投,沆瀣一氣。另外,事件發酵到今天,就連澳大利亞情報高層都指出,他們對王立強自稱位居諜報要角的說法「高度懷疑」。這裡面更多是媒體為競爭而誇大該案角色的「驚爆眼球」炒作。尤其是像王立強這類負案在身的人,一旦叛逃更渴望能被某些國家政治庇護,只有無限誇大自己的重要性,才能被對方的情報部門所重視,甚至予以政治庇護。這樣一來,善於詐騙的王立強再一次「口若懸河」利用了媒體的好奇心,肆意誇大自己的作用,尤其是子虛烏有強調自己是情報人員,只有這麼炒作才能逃避中國大陸法律針對其詐騙行為的制裁。否則,作為一個詐騙的刑事犯,或許是可以通過引渡回國受審的,因此只能把自己包裝為政治犯才能躲過刑事追責。借「間諜鬧劇」抹黑中國根據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內閣的國家安全委員會在上個月底所接獲的建議,就算王立強說話屬實,充其量也只不過是從事低階情報工作,對澳大利亞安全部門幾無幫助。這一點是毫無疑問的。相信澳大利亞安全部門只要和這個號稱的一流情報人員稍做交流,就知道其有幾分成色。就連悉尼《每日電訊報》最後都以「間諜鬧劇」來形容全案,由此可見一斑。同時周末《澳洲人報》也指出,澳洲安全部門只花不到一周時間就有定論,王立強並非北京所派出、受過高度訓練的情報人員,頂多只是諜報圈一個不入流的「小咖」。說白了,「小咖」的概念就是道聽途說了些所謂信息當作情報,其實都是經不起推敲的假情報。要知道作為「五眼聯盟」一員的澳大利亞安全部門,只要與盟友稍微通個氣就能知道真假,王立強妄想欺騙「五眼聯盟」還是顯得太嫩了,也太想當然了。至於被王立強指控為諜報上司的中國創新投資公司執行長向心與妻子龔青被限制出境,這只是根據王立強的誣告做些核實工作,僅此而已。關於王立強聲稱的「中國軍情單位直接干擾香港、台灣政壇的細節」,這更是可笑和經不起推敲,因為國際社會比較關注這兩個地區的選舉,王立強自然會借題發揮來吸引西方國家的眼球,提高其自身的身價。但一個冒牌特工、實為詐騙犯的心理活動都是一樣的,心虛、膽怯,這樣的人不僅沒有誠信,最終只能被所有人所唾棄並遺棄,畢竟騙子只能和騙子打交道,這裡面就包括蔡英文之流。但小騙子被大騙子利用完的結局顯而易見,毫不留情扔得遠遠的,這裡面沒有人情可言。﹝

卼攷湴2019-12-14 13:03:33

張學修港區全國政協委員港區省級政協委員聯誼會常務副會長財政司司長陳茂波在立法會上報告香港經濟情況,指出在訪港旅遊業方面,服務輸出大幅下滑%,是自2003年第二季以來最大跌幅。本港內部需求於第三季明顯轉差,私人消費在逾十年以來第一次下跌,跌幅達%。經濟信心低迷,整體投資開支跌幅達%。陳茂波指由於經濟環境轉差,稅收及賣地收入減少,加上年中推出紓困措施,政府將在今個財政年度錄得財政赤字,是15年以來首次。香港近幾月來受到暴力事件衝擊,環境動盪,香港經濟也受到前所未有的傷害,這在各產業數據上呈現出來。尤其因為暴徒不斷以激進行動,擾亂社會治安,旅遊業首當其衝,受到打擊前所未有。旅遊業作為港支柱產業之一,同時與消費、飲食、交通業等上下游產業牽連廣大。社會各界應正視現狀,認清極端暴力對於香港的嚴重傷害,盡快恢復穩定秩序,平息暴亂,為香港經濟及時止損。受到暴力衝突影響近半年,訪港旅客數量亦持續下跌。香港旅遊發展局日前公佈今年10月的整體訪港旅客僅331萬人次,按年下跌%,跌幅較8月和9月擴大,是連續第四個月錄得按年跌幅,更令今年累計訪港旅客首度出現負增長。尤其是內地及短途市場的旅客人次分別下跌46%及44%,其中泰國及韓國更錄得約60%跌幅。而過夜旅客人次則按年下跌%,僅得136萬,其中內地旅客的跌幅達%;短途市場過夜旅客數量仍暴跌逾一半,達%。訪港旅客人數下跌與社會氛圍密切相關,這本就是意料中事,當人身安全受到威脅,只會讓旅客與投資者望而卻步。當前香港首要重任就是恢復秩序,扭轉整體動盪負面的環境。現在仍有不少國家及地區向香港發出旅遊警示,旅客來港的信心須等到有關警示取消後才可能恢復。縱然當前特區政府努力研究紓困措施,努力保住經濟、保住就業,但香港經濟包括旅業的振興,與香港大環境密切相關,這需要盡快止息暴力行動,恢復法治秩序,才能將備受打擊的信心重新恢復。因此,香港各界各派也要通力合作,制止極端暴力、制止對公共財物的破壞、呼籲和平理性的溝通方式,呼籲凝聚一心的協商配合方式。香港並不屬於小部分為非作歹的暴力人士,香港是屬於每一位希望安居樂業港人的共同家園。而作為國際金融中心、旅遊天堂的香港,更是屬於每一位投資人士以及每一位旅客的。香港好了,才是大家好。當前有暴徒仍以極端手段破壞香港,這是抱茼P歸於盡的心態,對於香港沒有任何好處。真正視香港為家園的人,都應該放下紛爭與分歧,回復和平、有商有量的理性對話,才能為香港謀生路,才能真正將社會拯救於水火之中。ㄛ香港文匯報訊(記者郭家好)在近月的暴力活動中,假記者氾濫,為執法增加困難。保安局局長李家超昨日在立法會會議上表示,警方已制訂指引,讓警務人員透過傳媒機構的證件識別其身份,倘傳媒工作者因不滿而作出投訴,投訴警察課及監警會會公平公正處理。民政事務局局長劉江華則指,製造、持有或使用偽造記者證可能干犯偽造相關罪行,最高刑罰監禁14年。李家超表示,自6月初至今,香港有超過900宗示威,其中不少演變成嚴重暴力違法行為,包括刑事毀壞、縱火、投擲汽油彈等,有人更混入記者及人群,在近距離向警務人員偯V致其嚴重受傷,執勤的警務人員人身安全受到嚴重威脅。他續說,在行動期間,警方不時接觸到懷疑「假扮」記者的情況,包括搜獲假記者證、自稱是記者但不受僱於所述的媒體,及被查問其記者身份時即時離去等。為此,警方已制訂指引,讓警務人員透過傳媒機構的證件識別其身份,而傳媒工作者隨身帶備有關證件,或穿上易於識別的服飾或臂章,將有助警務人員識別其身份。如果傳媒工作者因不滿而作出投訴,投訴警察課及監警會會公平公正處理。劉江華:無意統一發證劉江華在書面回覆議員質詢時則指,警方尊重新聞自由和傳媒採訪的權利,在行動中及情況許可下,必會盡量配合傳媒的工作。但同時,警方在今年8月接獲香港記者協會報案,稱在示威現場發現一張懷疑偽造的記者證。他續說,警方在處理近期的示威活動時亦發現,有身穿記者衣飾者在警方傳媒聯絡隊作出詢問後即離開示威活動現場,或做出不符專業記者採訪工作的行為,包括阻撓警方的拘捕行動,令人懷疑其記者身份是否真確。劉江華相信,專業和真正的記者在採訪期間不會作出違法行為,但也希望記者識別身邊者,認清他們是否真正在採訪,以免有人冒認記者而作出別有用心的行為,而製造、持有或使用偽造記者證可能干犯偽造相關罪行,最高刑罰監禁14年。就成立法定機構負責簽發官方記者證的建議,劉江華表示,行政長官於10月19日會見傳媒時已作回應,即基於尊重新聞自由,特區政府沒有任何意圖或計劃成立官方機構統一發放記者證。﹝宋忠平鳳凰衛視評論員自稱中國「間諜」向澳大利亞所謂「投誠」的王立強因其爆料在澳大利亞、香港、台灣從事諜報滲透引發軒然大波,但這場軒然大波其實就是一場為干擾港台選舉的「共諜」鬧劇,完全經不起推敲。鬧劇出來後,中國公安機關立即公佈有關王立強涉嫌犯罪的全部事實。上海市公安機關首先闢謠稱,所謂的「中國特工」王立強其實是一名涉案在逃人員,且有詐騙前科。詐騙慣犯變身「政治犯」福建南平市光澤縣人民法院則披露2016年王立強因詐騙罪在該法院接受審判的庭審視頻。視頻中的王立強對於其詐騙12萬元人民幣的事實供認不諱,並稱自己「法律意識淡薄」,「希望法院從輕處理」。最終,王立強因犯詐騙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三個月,緩刑一年六個月。不僅如此,根據上海市公安機關最新公佈的消息,2019年2月,王立強虛構進口汽車投資項目詐騙束某460餘萬元人民幣。2019年4月19日,上海市公安局靜安分局以涉嫌詐騙罪對王立強進行立案偵查。由此可見,王立強不折不扣就是一個負案在身的詐騙慣犯。但正是這樣的一個人,卻開始從國內騙到了國外,在西方別有用心的輿論炒作下,以「中國特工」的身份編造了一系列抹黑和詆毀中國的離奇故事。首先,王立強事件爆發的時間點比較蹊蹺,正好是港台兩地選舉的敏感時期。王立強本人及其西方幕後操控者毫無疑問就是要利用這個事件來製造政治麻煩,為台灣民進黨等操控選舉做背書,完全不需要考慮事情的真實性,可以利用手中的公權力來抹黑中國政府,一旦完成選舉,這個王立強就會如同垃圾一樣被扔得遠遠的,唯恐避之不及。但蔡英文之流如今不會覺得髒,只會大加利用這起事件,並以假亂真達到干擾選舉的目的,畢竟這兩個人在這個問題上絕對是臭味相投,沆瀣一氣。另外,事件發酵到今天,就連澳大利亞情報高層都指出,他們對王立強自稱位居諜報要角的說法「高度懷疑」。這裡面更多是媒體為競爭而誇大該案角色的「驚爆眼球」炒作。尤其是像王立強這類負案在身的人,一旦叛逃更渴望能被某些國家政治庇護,只有無限誇大自己的重要性,才能被對方的情報部門所重視,甚至予以政治庇護。這樣一來,善於詐騙的王立強再一次「口若懸河」利用了媒體的好奇心,肆意誇大自己的作用,尤其是子虛烏有強調自己是情報人員,只有這麼炒作才能逃避中國大陸法律針對其詐騙行為的制裁。否則,作為一個詐騙的刑事犯,或許是可以通過引渡回國受審的,因此只能把自己包裝為政治犯才能躲過刑事追責。借「間諜鬧劇」抹黑中國根據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內閣的國家安全委員會在上個月底所接獲的建議,就算王立強說話屬實,充其量也只不過是從事低階情報工作,對澳大利亞安全部門幾無幫助。這一點是毫無疑問的。相信澳大利亞安全部門只要和這個號稱的一流情報人員稍做交流,就知道其有幾分成色。就連悉尼《每日電訊報》最後都以「間諜鬧劇」來形容全案,由此可見一斑。同時周末《澳洲人報》也指出,澳洲安全部門只花不到一周時間就有定論,王立強並非北京所派出、受過高度訓練的情報人員,頂多只是諜報圈一個不入流的「小咖」。說白了,「小咖」的概念就是道聽途說了些所謂信息當作情報,其實都是經不起推敲的假情報。要知道作為「五眼聯盟」一員的澳大利亞安全部門,只要與盟友稍微通個氣就能知道真假,王立強妄想欺騙「五眼聯盟」還是顯得太嫩了,也太想當然了。至於被王立強指控為諜報上司的中國創新投資公司執行長向心與妻子龔青被限制出境,這只是根據王立強的誣告做些核實工作,僅此而已。關於王立強聲稱的「中國軍情單位直接干擾香港、台灣政壇的細節」,這更是可笑和經不起推敲,因為國際社會比較關注這兩個地區的選舉,王立強自然會借題發揮來吸引西方國家的眼球,提高其自身的身價。但一個冒牌特工、實為詐騙犯的心理活動都是一樣的,心虛、膽怯,這樣的人不僅沒有誠信,最終只能被所有人所唾棄並遺棄,畢竟騙子只能和騙子打交道,這裡面就包括蔡英文之流。但小騙子被大騙子利用完的結局顯而易見,毫不留情扔得遠遠的,這裡面沒有人情可言。﹝

間弊Ч2019-12-14 13:03:33

馬駿廣東話有一句俗語:「一朝得志,語無倫次」。以此俗語形容現時部分新當選的區議員,非常貼切。今屆區議會選舉,泛暴派得到接近九成的議席,泛暴派因此覺得,全港市民需要聽其指示、順其意志來按其抗爭路線行事。但事實是,區議會的遊戲規則,並不是泛暴派所想的那樣可為所欲為。「連登討論區」在區選後,轉載泛暴派新當選區議員的「當選宣言」,揚言未來將推動「區政改革」,落實他們所謂的六大「施政方針」:「革新議會運作」、「歸還市政實權」、「提升議政職能」、「回應民間訴求」、「委任獨立調查」、「落實真雙普選」。真是大言不慚,原來泛暴派仍未知自己已「死到臨頭」!一直以來,區議會是政府與當區居民的溝通橋樑,區議員只是擔當居民的代議士,負責向當區民政事務處表達對當區發展的意見、建議,和對相關的撥款作出建議及票決權。根據政制及內地事務局的官方資料,區議會的主要工作是就影響區內居民福利的事宜,以及區內公共設施及服務的提供和使用,向政府提供意見。區議會亦在區內進行環境改善工程和籌辦社區活動,並在地區層面推廣康樂及文化活動。實際而言,與他們提出所謂的「區政改革」,完全「風馬牛不相及」。如果泛暴派新當選區議員放棄區議會現有的職能,盲目地追求「不可為而為之」的理念,最終就是擺了居民福祉上^!最諷刺的是,原有區議會的職能,正正就是這班泛暴派新當選區議員最不想做的。其中令新當選區議員覺得棘手的,就是「連儂牆」問題。事實上,持續5個多月的修例風波以來,各區已經有很多大大小小的「連儂牆」,破壞區內的寧靜環境。「藍黃陣營」的衝突都是源於「連儂牆」,多宗居民被「私了」事件,都是因撕毀「連儂牆」的「文宣」而導致。選舉過後,各區居民都對清理「連儂牆」有所寄望,網上已有多條短片,內容主要圍繞居民對新當選的議員,提出清理「連儂牆」的要求,盼望新當選區議員清除半年多的「烏煙瘴氣」情況。奈何,這班議員的回應,貽笑大方,指「連儂牆」是代表居民對政府的訴求,不能清除。敢問如果當區居民對議員的能力有所懷疑,是否亦可在議員的辦事處門外張貼居民對他/她的「訴求」?這裡建議建制陣營,可傚法西方社會政治制度中有關「影子內閣」的運作,向在位的新當選議員進行監察。建制陣營可聯合落選議員成立「120萬監察」,代表120萬選民的支持,發揮他們對地區事務了若指掌和地區議政經驗豐富的優勢,可對各個選區新當選的泛暴派區議員,進行24小時、全天候的監督。同時,建制陣營亦要做好地區工作,把握機會,為4年後重奪議席鋪路。最後,今次的敗選,建制陣營雖輸了議席,但可以讓選民在未來4年認清泛暴派的真面目。地區政事不可能只空談政治口號,泛暴派如無辦事能力,只會令到區議會喪失應有功能、導致地區政事敗壞。ㄛ香港文匯報訊(記者文根茂)區議會選舉已告一段落,但過程中暴露的選舉不公現象仍未解決。民建聯主席、立法會議員李慧k昨日在facebook發表視頻表示,在是次選舉期間,民建聯的候選人不斷被暴力滋擾,選民亦投訴投票、點票、監票安排存在諸般問題,但有關方面至今仍未能提出相應的應對措施。她要求特區政府啟動檢討,並在明年立法會選舉前落實改善措施,以免不公現象繼續打擊選舉公信力。李慧k昨日在facebook上載視頻「有狫縈w─李慧k:新政治形勢下必須就各項選舉安排進行全面調查及檢討」。她在視頻中表示,過去一段時間,民建聯收到大量市民、助選團隊針對剛過去的區議會選舉的投訴和質疑,包括暴力衍生不公平的選舉。辦事處被毀街站遭滋擾她舉例說,民建聯候選人由區選報名開始已經受到很多滋擾,很多候選人的辦事處被嚴重破壞,擺街站宣傳理念時也受到滋擾、被圍甚至被打,「對於這些不公平的情況,我們對選舉事務處投訴,但是他們沒有實質措施確保選舉可以安全進行,讓我們的參選人在選舉期間,宣傳自己的政治理念。」市民的第二個投訴,是投票安排並不妥當。李慧k指出,不少選民投訴,他們投票資格突然被取消,包括去到某個票站時,票站主任或工作人員會說他的名字已經被紅線劃掉,所以拿不到選票。她續說,很多票站很早時已經出現人龍,但選舉指引並沒有人性化處理長者和行動不便市民的安排,導致他們被迫放棄投票。選管會以及行政機關必須正視和立即改善這個不公平的情況。黑魔圍票站阻建制監票李慧k並表示,不少市民亦投訴是次選舉的點票和監票安排。在今次區議會選舉的點票監票過程中,有民建聯的候選人、監票人由於票站被大批黑衣人包圍,令他們因未獲得安全措施保障、擔心安全而無法進入票站監察,而選舉主任就在沒有建制派代表的情況下開箱,「這些絕對是不公平,政府也失責。」她強調,民建聯在今屆區議會選舉受到挫敗,民建聯必須虛心聆聽,深刻檢討,總結經驗教訓,但同時,特區政府也應總結今次的選舉結果,認真檢討、反思、正視和立即解決今次區議會選舉產生的很多新問題。倘不公持續打擊公信力李慧k形容,香港已進入新的政治形勢,暴力不知何時停止,但無論如何,選舉不公平的現象不能夠持續,否則只會進一步打擊選舉的公信力。她強烈要求政府,包括政制及內地事務局、選管會、廉政公署及所有執法部門啟動檢討,並在2020年立法會選舉前落實改善措施,讓選舉更公平進行。﹝張學修港區全國政協委員港區省級政協委員聯誼會常務副會長財政司司長陳茂波在立法會上報告香港經濟情況,指出在訪港旅遊業方面,服務輸出大幅下滑%,是自2003年第二季以來最大跌幅。本港內部需求於第三季明顯轉差,私人消費在逾十年以來第一次下跌,跌幅達%。經濟信心低迷,整體投資開支跌幅達%。陳茂波指由於經濟環境轉差,稅收及賣地收入減少,加上年中推出紓困措施,政府將在今個財政年度錄得財政赤字,是15年以來首次。香港近幾月來受到暴力事件衝擊,環境動盪,香港經濟也受到前所未有的傷害,這在各產業數據上呈現出來。尤其因為暴徒不斷以激進行動,擾亂社會治安,旅遊業首當其衝,受到打擊前所未有。旅遊業作為港支柱產業之一,同時與消費、飲食、交通業等上下游產業牽連廣大。社會各界應正視現狀,認清極端暴力對於香港的嚴重傷害,盡快恢復穩定秩序,平息暴亂,為香港經濟及時止損。受到暴力衝突影響近半年,訪港旅客數量亦持續下跌。香港旅遊發展局日前公佈今年10月的整體訪港旅客僅331萬人次,按年下跌%,跌幅較8月和9月擴大,是連續第四個月錄得按年跌幅,更令今年累計訪港旅客首度出現負增長。尤其是內地及短途市場的旅客人次分別下跌46%及44%,其中泰國及韓國更錄得約60%跌幅。而過夜旅客人次則按年下跌%,僅得136萬,其中內地旅客的跌幅達%;短途市場過夜旅客數量仍暴跌逾一半,達%。訪港旅客人數下跌與社會氛圍密切相關,這本就是意料中事,當人身安全受到威脅,只會讓旅客與投資者望而卻步。當前香港首要重任就是恢復秩序,扭轉整體動盪負面的環境。現在仍有不少國家及地區向香港發出旅遊警示,旅客來港的信心須等到有關警示取消後才可能恢復。縱然當前特區政府努力研究紓困措施,努力保住經濟、保住就業,但香港經濟包括旅業的振興,與香港大環境密切相關,這需要盡快止息暴力行動,恢復法治秩序,才能將備受打擊的信心重新恢復。因此,香港各界各派也要通力合作,制止極端暴力、制止對公共財物的破壞、呼籲和平理性的溝通方式,呼籲凝聚一心的協商配合方式。香港並不屬於小部分為非作歹的暴力人士,香港是屬於每一位希望安居樂業港人的共同家園。而作為國際金融中心、旅遊天堂的香港,更是屬於每一位投資人士以及每一位旅客的。香港好了,才是大家好。當前有暴徒仍以極端手段破壞香港,這是抱茼P歸於盡的心態,對於香港沒有任何好處。真正視香港為家園的人,都應該放下紛爭與分歧,回復和平、有商有量的理性對話,才能為香港謀生路,才能真正將社會拯救於水火之中。﹝

栦箋2019-12-14 13:03:33

郭中行資深評論員根據這麼多年的區選經驗,反對派之勝從來都不是因為地區工作做得多好、參選人有多少政績、有多用心服務居民,而是因為政治大氣候,社會政治氣氛熾熱,兩極對立激化,拉高投票率,反對派基本上躺茬ㄞ鈮篻鵅C相反,政治氣氛平穩,區選回歸社區民生,反對派基本上就無戲可唱。所以,反對派的選舉利益就在於一個字:「亂」,只要搞到天下大亂,民不聊生,民怨沸騰,反對派才會有政治油水可撈。這就是反對派的政治屬性,就是惟恐天下不亂,就是不希望讓社會安寧。今次區選反對派候選人幾乎是躺茪]當選,戰果出乎反對派中人意料,這個成績與當前的政治氣氛高漲,與這場修例風波引發的暴亂當然有直接關係,而反對派一邊煽動青年暴徒衝擊在前、被捕在前、自毀一生前途在前,一邊卻全力撈取政治油水,利用當前的政治大氣候搶奪議席。反對派之勝也與吞食暴徒青年的「人血饅頭」有關。暴徒要反客為主控制議席反對派當然知道這些暴徒票的重要,所以在這場暴亂期間,反對派政客一直「義無反顧」地支持暴力,為暴徒張目,掩護暴徒,在選後反對派也不敢怠慢,立即搞出幾場「營救理大義士」騷,表示不離不棄,公民黨更大賣廣告,說歡迎被捕人士應徵他們的議員助理,民主黨葵青黨團亦建議新任區議會正副主席薪金的特別津貼捐出,用作支援「民主運動和抗爭者」云云。然而,反對派的所謂「好意」卻得不到暴徒及激進分子的認同,在「連登討論區」幾乎一片批評之聲,指「手足」犧牲自己讓反對派參選人當選,但現在只分到幾個議員助理位,民主黨只是將幾萬元的正副主席薪津捐出來,完全沒有誠意,「義士犧牲與回報不相稱」,指責反對派政客過橋抽板,當「手足」是衛生紙用完即棄,怨恨之意已是躍然紙上。在政治上,從來都是共患難不易,共富貴更難。在暴亂打得火火紅紅之時,當反對派正在全力進攻區議會選舉之時,反對派與暴徒有共同目標,自然可以「和勇一家」,「齊上齊落」,要打贏這場選戰。但現在區選打贏了,是分成果的時候,暴徒卻發覺,自己分得極少,反對派才是真正大贏家。贏得議席的反對派參選人,一直煽動暴徒向前,但自己卻躲在後面,準備摘取政治果實。暴徒被捕,根據近期「佔旺女村長」的判刑,刑期隨時是5、6年起跳,但付出這樣的代價,結果卻是讓民主黨、公民黨,以至幾乎泡沫化的民協、工黨取得政治果實,分得大筆薪津、議席,但暴徒卻什麼也得不了,得到的只有漫長的刑期,自然令他們大為不滿,要求反對派作出回報。「分錢分地」矛盾續來現在反對派政客開出的條件,不過是嗟來之食,區區幾個助理職位,區區幾萬元就想將暴徒打發走,只是一廂情願,暴徒要的是平分政治利益,是反客為主,控制反對派的議席。他們要的是反對派議員必須全部聘請「義士」,必須將大多數薪酬薪津撥交暴徒,必須將議員辦事處和區議會撥款都分予暴徒作暴亂之用。簡單而言,反對派議員只是台面人物,暴徒才是幕後玩家,這就是暴徒真正的要求。但反對派會同意嗎?如果滿足暴徒的所有要求,反對派議員只是一個傀儡,權錢都要與暴徒分享,反對派還參選來幹什麼?所以,圍繞區選的「分錢分地」,反對派與暴徒必將引發更大的矛盾和衝突。反對派服從將失去自主,淪為棋子,不服從則會被暴徒反戈一擊。而且,明年立法會選舉直選選戰很快就打響,眼見當前政治形勢,暴徒還甘願為民主黨、公民黨抬轎嗎?既然躺茪]能當選,為什麼不自己來試試?反對派利用暴徒,本來就是易請難送,共患難不易,共富貴更難。反對派的煩惱現在才開始。ㄛ顧敏康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香港暴力持續5個多月,學生佔被捕人數約4成,當中不少是大學生。大學生已經成人,應該對自己的違法犯罪行為負責。那麼,大學應該負上什麼責任呢?這是許多人關心的事情。教不嚴,大學之過。大學失職的原因主要是三個:第一是平時放任學生;第二是遇事推卸責任;第三是缺乏法治觀念。2015年,香港大學學生會刊物《學苑》發表有關「港獨」文章遭前特首梁振英先生批判後,港大並不當回事,也未採取措施,導致《學苑》繼續發表「港獨」文章,而此後港大學生會幾任會長更是「港獨」的積極宣揚者。大學管理層對於學生的違法言行輕描淡寫,不敢認真處理,埋下了今天「港獨」暴亂的種子。暴亂發生後,校園成為暴徒的集結地,有人將一些大學稱為「暴動大學」,從側面說明了問題的嚴重性。問題是,一些大學的高層並沒有認真反思自己的失職,而是將責任推向政府,下面舉兩例證明。大學不能縱容違法犯罪香港理工大學11月25日傍晚發聲明稱:鑒於現時的緊張情況,我們已經再次聯絡警方,嚴正要求警方在登記校園內留守者的身份證後,讓他們和平離開校園;校方希望校園能早日解封,恢復安寧。這個聲明含有幾個資訊:第一,員警不可以逮捕暴動疑犯;第二,員警包圍校園,破壞安寧;第三,校方沒有任何責任,反而如理大一位副校長所說,是警方危害大學教育工作,實在無理。到了11月27日晚,警方見記者,油尖警區指揮官何潤勝總警司通報香港理工大學事件最新情況。何潤勝表示,理工大學校方派出的工作小組今天已經完成了第二次搜尋,沒有找到留守者。次日,警方安全小組及刑偵人員會在校方的陪同下入校,進行搜證處理。員警的做法有理有節:既然沒有暴徒留守校園,員警也沒有必要包圍校園,但必須完成搜證工作,履行應有法律職責。由此,又想起九間大學校長的聯合聲明:「當前的社會紛爭,已令大學校園化身成政治角力的場所,而(香港)政府的響應至今未能有效化解危機。任何認為大學可以化解這場危機的期望是不切實際的,因為這些極其複雜而艱難的困局,並非由大學造成,亦無法透過大學紀律程序來解決。」大學一味將責任推給政府,將自己教書育人的責任推得乾乾淨淨,對違法亂紀者不給予紀律處分,其實是縱容。大學要樹立法治正氣大學高層既有教育失職,又表現為法治觀念缺失,主要表現在幾個方面:一是對「港獨」分子竟然將校園作為違法犯罪的窩點不問不顧,面對指責時還以言論自由加以輕描淡寫。二是對某些教授和專家學者披茪H類靈魂工程師外衣支持「港獨」和對暴徒網開一面,不作處罰。三是不能有效保護內地學生的人身安全,令他們不得不撤離。四是當校園發生學生暴徒欺凌其他仗義執言師生時採取息事寧人的做法,阻擾警方進入校園。大學憑什麼阻止警方進入校園執法呢?大學因為自治就可以成為「獨立王國」?或者因大學校園屬於私人土地,員警便不能進入?根據普通法慣例,員警如果有合理懷疑罪案正在發生,不用搜查證都可以進入私人住所,更何況大學校園。香港《警隊條例》清楚規定:如任何警務人員有理由相信任何須予逮捕的人已進入或置身在某處,則居住在該處或管理該處的人在該警務人員提出要求時,須容許該警務人員自由進入該處,並給予一切合理的便利,以便他在內搜查。在所有的大學校長中,法治觀念最差的當屬中大段崇智校長了。他從拍^批評學生不懂禮貌和破壞設施,到打倒自我,憑學生一面之詞就發公開信,不分黑白譴責警方「使用不當暴力對待學生」。段校長此舉當然深得暴徒學生歡迎,中大學生會於11月18日下午發聲明回應校長段崇智的公開信,表示了解到校長願意與學生同行的決心。誠如警方指出,段校長的公開信犯了一個基本的法律錯誤。警方公共關係科署理總警司江永祥回應指,任何人在拘捕行動中有不滿或受屈,應挺身而出作出投訴及提供資料。「在段校長的信或者聲明裡面,是連一些最基本的資料,我們都見不到。」缺乏證據而憑空指責,段校長真需要惡補法治觀念了。據英國泰晤士高等教育於上周公佈的世界大學學科排名顯示,香港部分大學個別學科出現較大跌幅。這一機構於9月公佈的世界大學排名也顯示多所港校排名下滑,原因包括教學和研究環境上得分相對不穩定。香港的大學管理層應認真反思教育理念,建立健全校紀校規和有效地執行工作,才能營造良好的學習氛圍,才能繼續吸引優秀教師、學生到香港來工作、學習和交流。﹝穆家駿中學教師青年民建聯副主席上周三《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經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生效,成為美國以長臂管轄干預中國內政活生生的證據。在今天中美貿易戰越演越烈的大環境下,依然有人說這「法案」只是協助我們香港人早日實現民主和保障人權的「法案」,更甚者將其作為美國人送給我們的感恩節「禮物」,希望透過美國利用這樣的「法案」去懲罰那些所謂破壞香港自治、人權自由的人士,筆者認為發表此等言論的人,根本就與漢奸無異。正常人稍有常識都知道一些客觀現實,一份由加拿大公共政策研究機構「費沙研究所」發表的「人類自由指數」排名中,香港排名全球第三,而美國只是排名第十七。香港無論在經濟自由度、法治和個人自由都遠超美國。我們香港的確沒有美國人可以擁有槍械的「自由」,但至少我們有免於被槍擊的恐懼;我們香港根據基本法將循序漸進走向普選產生特首,但至少我們不會出現美國式民主的「勝出選舉人票,但整體選票是落敗」的所謂「民主」;我們香港的確沒有美國社交媒體隨意封鎖支持香港警察的「言論自由」,但至少我們不會雙重標準稱呼這些暴力行為是「一道美麗的風景線」!可悲的是,在這五個多月來的亂事中,我們連評論不同意見的自由、周末安全出外的自由、穿什麼顏色衣服的自由,甚至連一張安靜的書桌在這個動盪的社會都容不下了!美國的霸權主義就是無論在網上世界還是現實生活當中,只有支持他們的言論才可以享受「言論自由」大放厥詞,那麼究竟那些人還指望美國賜予我們怎樣的「自由」呢?清末三元里抗英時刊佈的《廣東義民斥告夷說帖》:「爾勾通無父無君之徒,作為漢奸,從中作亂。」今天的中國已經不是19世紀時落後挨打的中國,可惜在香港沒有國民教育之下依然「培養」出這一群「無父無君之徒」,如奴才般乞求外國列強賜予我們所謂的「民主」、「自由」!這才是整個香港社會中最大的悲哀。﹝

ぜ蹦祜
③腎翹綴ぜ蹦﹝

腎翹 蛁聊

翮楷忒儂厙珜唳 翮楷す怢厙硊 翮楷す怢 翮楷萇蚔夥厙狟婥 翮楷萇蚔忒儂app 翮楷萇蚔す怢 翮楷厙硊 翮楷粗き狟婥 翮楷羲誧夥厙 翮楷夥厙忒儂狟婥 翮楷夥厙忑珜 翮楷腎翹忑珜 翮楷夥厙忑珜 翮楷狟婥 翮楷夥厙忑珜 翮楷 翮楷萇蚔夥厙 翮楷萇蚔す怢 翮楷极郤夥厙 翮楷蚔牁 翮楷萇蚔 翮楷郔陔腎翹忑珜 翮楷婓盄 翮楷萇蚔蚔牁 翮楷夥厙忒儂唳 翮楷す怢羲誧 翮楷忒儂唳狟婥 翮楷萇蚔夥厙 翮楷忒儂唳夥厙 翮楷腎翹忑珜 翮楷忒儂夥源諦誧傷狟婥 翮楷AGよ耦泆app 翮楷夥厙忒儂狟婥 翮楷app 翮楷夥厙-辣茩蠟 翮楷夥厙狟婥 翮楷盄奻す怢 翮楷厙桴 翮楷夥厙腎翹 翮楷萇蚔夥厙狟婥 翮楷极郤app 翮楷萇蚔淩 翮楷萇蚔蚔牁 翮楷萇蚔厙珜唳 翮楷萇蚔郔陔厙硊 翮楷粗きapp 翮楷蛁聊忑珜 翮楷萇蚔淩 翮楷盄奻す怢 翮楷 翮楷蛁聊厙桴 翮楷极郤app 翮楷眻畦app 翮楷忒儂夥厙 翮楷萇蚔蛁聊 翮楷萇蚔狟婥華硊 翮楷郔陔腎翹忑珜 翮楷萇蚔郔陔厙硊 翮楷夥厙忑珜 翮楷萇蚔蛁聊冞8啋 翮楷忒儂唳 翮楷蚔牁婓盄蛁聊 翮楷萇蚔郔陔厙硊 翮楷盄奻 翮楷萇蚔郔陔腎翹華硊 翮楷郔陔腎翹厙硊 翮楷AGよ耦泆夥厙 翮楷眻畦app 翮楷萇蚔忒儂唳 翮楷蚔牁婓盄蛁聊 翮楷萇蚔厙珜唳 翮楷ag厙桴 翮楷羲誧忑珜 翮楷萇蚔厙珜唳 翮楷夥厙忒儂狟婥 翮楷夥源 翮楷忒儂app 翮楷厙桴 翮楷agす怢夥厙 翮楷蚔牁狟婥 翮楷AGよ耦 翮楷夥源厙桴 翮楷agす怢夥厙 翮楷辣茩嫖還 翮楷す怢夥厙 翮楷腎翹 翮楷辣茩嫖還 翮楷蛁聊厙桴 翮楷萇蚔厙硊掘蚚腎翹 翮楷忒儂軓氈夥厙 翮楷萇蚔蚔牁 翮楷郔陔腎翹華硊 翮楷夥厙す怢 翮楷萇蚔忒儂唳 翮楷夥厙蛁聊 翮楷夥厙辣茩蠟 翮楷萇蚔忒儂唳 翮楷婓盄す怢陓酐 翮楷夥厙-辣茩蠟 翮楷AGよ耦泆夥厙 翮楷郔陔腎翹華硊 翮楷ag郔陔腎翹華硊 翮楷萇蚔夥厙狟婥 翮楷萇蚔淩 翮楷AGよ耦泆夥厙 翮楷蚔牁婓盄蛁聊 翮楷夥厙す怢 翮楷AGよ耦泆app 翮楷夥源狟婥厙桴 翮楷夥厙忒儂唳狟婥 翮楷忒儂唳 翮楷萇蚔す怢羲誧 翮楷粗き夥厙 翮楷萇蚔諦誧傷 翮楷ag夥厙腎翹 翮楷蚔牁腎翹 翮楷ag夥厙 翮楷芘蛁す怢 翮楷萇蚔蚔牁夥厙 翮楷ag 翮楷夥源忒儂app 翮楷掘蚚厙硊 翮楷諦誧傷 翮楷郔陔腎翹華硊 翮楷萇蚔蛁聊 翮楷夥厙腎翹 翮楷忑珜 翮楷萇蚔羲誧 翮楷蛁聊 翮楷极郤app 翮楷萇蚔羲誧 翮楷眻畦 翮楷眻畦app 翮楷辣茩嫖還 翮楷忒儂唳狟婥 翮楷夥厙忒儂唳 翮楷夥厙す怢 翮楷萇蚔蛁聊 翮楷眻畦 翮楷掘蚚厙硊 翮楷辣茩嫖還 翮楷萇蚔厙硊 翮楷萇蚔厙珜唳 翮楷极郤 翮楷ag厙桴 翮楷摩芶 翮楷AGよ耦泆 翮楷郔陔腎翹華硊 翮楷夥厙す怢 翮楷极郤app 翮楷忒儂唳狟婥 翮楷羲誧厙桴 翮楷app 翮楷盄奻す怢 翮楷萇蚔す怢羲誧 翮楷忒儂唳 翮楷萇蚔厙珜唳 翮楷厙桴 翮楷AGよ耦泆夥厙 翮楷蛁聊 翮楷蚔牁 翮楷夥厙辣茩蠟 翮楷萇蚔厙珜唳 翮楷夥厙忒儂唳狟婥 翮楷ag极郤す怢 翮楷萇蚔狟婥華硊 翮楷夥厙-辣茩蠟 翮楷萇蚔厙硊掘蚚腎翹 翮楷夥源狟婥厙桴 翮楷羲誧 翮楷极郤 翮楷萇蚔厙硊掘蚚腎翹 翮楷諦誧傷 翮楷婓盄 翮楷萇蚔捚粔忑恁 翮楷厙桴腎翹 翮楷萇蚔郔陔厙硊 翮楷萇蚔諦誧傷 翮楷夥厙 翮楷郔陔腎翹厙硊 翮楷萇蚔app狟婥 翮楷忒儂唳 翮楷夥源厙桴 翮楷婓盄 翮楷郔陔唳掛狟婥 翮楷萇蚔蛁聊 翮楷婓盄す怢陓酐 翮楷婓盄 翮楷ag夥厙狟婥 翮楷蚔牁腎翹 翮楷忒儂厙珜唳 翮楷蚔牁狟婥 翮楷萇蚔 翮楷忒儂厙珜唳 翮楷蛁聊忑珜 翮楷忒儂諦誧傷狟婥 翮楷蚔牁狟婥 翮楷婓盄す怢 翮楷AGよ耦泆夥厙 翮楷AG弊暱 翮楷厙硊 翮楷萇蚔す怢羲誧 翮楷腎翹 翮楷AG弊暱 翮楷忒儂諦誧傷狟婥 翮楷夥源厙桴 翮楷す怢蛁聊 翮楷蚔牁 翮楷蛁聊厙桴 翮楷夥厙忒儂唳 翮楷AG弊暱泆 翮楷AG弊暱 翮楷羲誧 翮楷萇蚔夥源厙桴 翮楷郔陔腎翹華硊 翮楷厙桴腎翹 翮楷腎翹 翮楷夥厙華硊 翮楷忒儂諦誧傷 翮楷AGよ耦 翮楷萇蚔厙珜唳 翮楷羲誧忑珜 翮楷郔陔腎翹厙硊 翮楷す怢厙硊 翮楷萇蚔厙硊掘蚚腎翹 翮楷AGよ耦 翮楷萇蚔厙珜唳 翮楷狟婥華硊 翮楷羲誧忑珜 翮楷蚔牁狟婥 翮楷夥厙忒儂唳狟婥 翮楷AGよ耦泆app 翮楷婓盄す怢陓酐 翮楷萇蚔狟婥華硊 翮楷婓盄 翮楷夥厙蛁聊 翮楷厙桴 翮楷ag厙桴 翮楷夥厙華硊 翮楷萇蚔す怢 翮楷萇蚔淩 翮楷萇蚔す怢 翮楷AGよ耦 翮楷夥源厙桴 翮楷芘蛁す怢 翮楷ag夥厙 翮楷郔陔腎翹華硊 翮楷郔陔腎翹厙硊 翮楷AGよ耦狟婥 翮楷夥厙忒儂唳app狟婥 翮楷夥源狟婥厙桴 翮楷萇蚔狟婥華硊 翮楷AGよ耦泆app 翮楷羲誧 翮楷AGよ耦泆忒儂唳 翮楷AGよ耦 翮楷蚔牁夥厙 翮楷摩芶 翮楷夥厙忒儂唳狟婥 翮楷萇蚔蚔牁夥厙 翮楷夥厙華硊 翮楷忒儂夥厙 翮楷軓氈淩 翮楷忒儂app 翮楷芘蛁す怢 翮楷蚔牁腎翹 翮楷翋畦 翮楷蛁聊 翮楷夥源狟婥 翮楷す怢 翮楷ag夥厙 翮楷ag厙桴 翮楷腎翹 翮楷萇蚔捚粔忑恁 翮楷夥厙踸 翮楷羲誧厙桴 翮楷夥厙忒儂狟婥 翮楷萇蚔蚔牁 翮楷盄奻 翮楷忒儂唳夥厙 翮楷夥厙す怢 翮楷萇蚔厙硊 翮楷蚔牁腎翹 翮楷粗きapp 翮楷AGよ耦泆忒儂唳 翮楷萇蚔忒儂唳 翮楷蛁聊厙桴 翮楷AGよ耦 翮楷忒儂諦誧傷狟婥 翮楷蚔牁夥厙 翮楷萇蚔蛁聊冞8啋 翮楷羲誧夥厙 翮楷极郤app 翮楷す怢蛁聊 翮楷忒儂唳狟婥 翮楷翋畦 翮楷夥厙忒儂唳狟婥 翮楷厙桴 翮楷忒儂唳夥厙 翮楷极郤app 翮楷厙硊湮 翮楷忒儂夥厙 翮楷ag夥源厙桴 翮楷AGよ耦泆忒儂唳 翮楷粗きapp 翮楷狟婥 翮楷辣茩嫖還 翮楷萇蚔app狟婥 翮楷蚔牁腎翹 翮楷盄奻す怢 翮楷夥厙忒儂狟婥 翮楷极郤app夥厙 翮楷諦誧傷 翮楷ag夥源厙桴 翮楷芘蛁す怢 翮楷萇蚔厙珜唳 翮楷す怢厙硊 翮楷ag郔陔腎翹華硊 翮楷蛁聊忑珜 翮楷AGよ耦泆腎翹 翮楷极郤 翮楷忒儂夥厙 翮楷忒儂唳夥厙 翮楷眻畦app 翮楷ag夥厙 翮楷萇蚔す怢 翮楷夥厙華硊 翮楷AGよ耦 翮楷郔陔唳掛狟婥 翮楷諦誧傷 翮楷ag夥厙 翮楷AGよ耦泆 翮楷萇蚔羲誧 翮楷夥源狟婥厙桴 翮楷掘蚚厙硊 翮楷极郤夥厙 翮楷忒儂app 翮楷夥厙忒儂唳 翮楷芘蛁す怢 翮楷AGよ耦泆app 翮楷夥厙忒儂唳狟婥 翮楷忒儂諦誧傷 翮楷萇蚔郔陔厙硊 翮楷agす怢 翮楷忒儂唳狟婥 翮楷狟婥 翮楷萇蚔夥厙狟婥 翮楷粗き夥厙 翮楷厙桴腎翹 翮楷厙硊 翮楷agす怢 翮楷极郤夥厙 翮楷ag厙桴 翮楷萇蚔蚔牁 翮楷ag夥源厙桴 翮楷萇蚔捚粔忑恁 翮楷app狟婥 翮楷狟婥 翮楷厙硊 翮楷羲誧忑珜 翮楷萇蚔夥厙狟婥 翮楷婓盄す怢陓酐 翮楷AGよ耦泆忒儂唳 翮楷婓盄す怢 翮楷諦誧傷狟婥 翮楷腎翹忑珜 翮楷萇蚔郔陔腎翹華硊 翮楷app狟婥 翮楷蚔牁す怢 翮楷厙桴腎翹 翮楷忒儂夥厙 翮楷夥厙辣茩蠟 翮楷萇蚔す怢羲誧 翮楷AGよ耦泆忒儂唳 翮楷萇蚔捚粔忑恁 翮楷夥厙す怢 翮楷辣茩嫖還 翮楷婓盄 翮楷眻畦 翮楷萇蚔狟婥華硊 翮楷萇蚔夥厙狟婥 翮楷萇蚔郔陔厙硊 翮楷萇蚔郔陔腎翹華硊 翮楷忒儂app 翮楷郔陔腎翹華硊 翮楷郔陔腎翹厙桴 翮楷婓盄す怢陓酐 翮楷忒儂夥厙 翮楷郔陔腎翹厙硊 翮楷AGよ耦夥厙 翮楷眻畦app 翮楷AG弊暱泆 翮楷萇蚔郔陔腎翹華硊 翮楷厙硊 翮楷夥源厙桴 翮楷AGよ耦泆夥厙 翮楷app 翮楷粗きapp 翮楷忒儂唳夥厙 翮楷蚔牁 翮楷ag夥源厙桴 翮楷ag郔陔腎翹華硊 翮楷AGよ耦泆腎翹 翮楷忒儂諦誧傷 翮楷萇蚔郔陔厙硊 翮楷萇蚔狟婥華硊 翮楷夥厙華硊 翮楷羲誧 翮楷忒儂夥源諦誧傷狟婥 翮楷蚔牁す怢 翮楷厙桴腎翹 翮楷AGよ耦夥厙 翮楷萇蚔厙珜唳 翮楷萇蚔忒儂app 翮楷す怢厙硊 翮楷ag郔陔腎翹華硊 翮楷夥厙忒儂唳 翮楷腎翹忑珜 翮楷腎翹 翮楷蚔牁婓盄蛁聊 翮楷郔陔腎翹厙桴 翮楷AGよ耦夥厙 翮楷忑珜 翮楷 翮楷夥厙蛁聊 翮楷萇蚔忒儂唳 翮楷AGよ耦 翮楷婓盄す怢陓酐 翮楷夥厙辣茩蠟 翮楷忒儂app 翮楷萇蚔app狟婥 翮楷AGよ耦狟婥 翮楷萇蚔忒儂app 翮楷极郤 翮楷粗きapp 翮楷极郤app夥厙 翮楷忒儂軓氈夥厙 翮楷萇蚔す怢羲誧 翮楷忒儂唳夥厙 翮楷忑珜 翮楷郔陔腎翹忑珜 翮楷萇蚔狟婥華硊 翮楷忒儂夥厙 翮楷婓盄す怢陓酐 翮楷萇蚔蛁聊 翮楷辣茩嫖還 翮楷萇蚔夥源厙桴 翮楷AGよ耦泆腎翹 翮楷萇蚔厙珜唳 翮楷萇蚔蚔牁夥厙 翮楷夥源忒儂app 翮楷夥厙す怢 翮楷萇蚔郔陔厙硊 翮楷夥厙蛁聊 翮楷蚔牁湮泆 翮楷ag夥厙 翮楷忒儂唳 翮楷厙硊 翮楷羲誧夥厙 翮楷忒儂app 翮楷夥厙-辣茩蠟 翮楷夥厙忒儂唳app狟婥 翮楷辣茩嫖還 翮楷盄奻す怢 翮楷厙桴腎翹 翮楷萇蚔蚔牁 翮楷狟婥 翮楷忑珜 翮楷极郤app夥厙 翮楷粗きapp 翮楷夥厙 翮楷萇蚔厙珜唳 翮楷郔陔唳掛狟婥 翮楷郔陔腎翹華硊 翮楷粗き狟婥 翮楷夥源厙桴 翮楷忒儂唳 翮楷萇蚔羲誧 翮楷极郤夥厙 翮楷忒儂唳狟婥 翮楷萇蚔厙珜唳 翮楷忒儂app狟婥 翮楷夥厙-辣茩蠟 翮楷婓盄 翮楷厙桴 翮楷蛁聊忑珜 翮楷羲誧忑珜 翮楷忒儂唳 翮楷萇蚔蚔牁 翮楷萇蚔蚔牁 翮楷AGよ耦泆app 翮楷忒儂軓氈夥厙 翮楷萇蚔忒儂唳 翮楷萇蚔 翮楷蚔牁す怢 翮楷蚔牁 翮楷萇蚔厙硊 翮楷忒儂唳狟婥 翮楷諦誧傷 翮楷忒儂唳狟婥 翮楷夥厙 翮楷萇蚔蚔牁 翮楷眻畦 翮楷萇蚔軓 翮楷AGよ耦夥厙 翮楷蚔牁腎翹 翮楷蛁聊 翮楷郔陔腎翹華硊 翮楷萇蚔狟婥華硊 翮楷萇蚔す怢羲誧 翮楷腎翹 翮楷掘蚚厙硊 翮楷夥源厙桴 翮楷婓盄 翮楷萇蚔忒儂app 翮楷AGよ耦 翮楷羲誧忑珜 翮楷极郤夥厙 翮楷蛁聊忑珜 翮楷郔陔腎翹華硊 翮楷厙硊 翮楷忒儂唳狟婥 翮楷agす怢 翮楷夥厙腎翹 翮楷夥厙 翮楷AGよ耦 翮楷 翮楷す怢 翮楷app 翮楷諦誧傷狟婥 翮楷 翮楷萇蚔郔陔腎翹華硊 翮楷厙硊湮 翮楷AG弊暱 翮楷羲誧厙硊 翮楷郔陔腎翹忑珜 翮楷萇蚔厙珜唳 翮楷极郤app 翮楷夥厙華硊 翮楷AGよ耦泆夥厙 翮楷す怢夥厙 翮楷狟婥華硊 翮楷AGよ耦泆 翮楷AGよ耦泆app 翮楷蚔牁す怢 翮楷蚔牁 翮楷萇蚔厙硊掘蚚腎翹 翮楷忒儂唳狟婥 翮楷萇蚔夥厙 翮楷忒儂諦誧傷狟婥 翮楷蛁聊 翮楷厙桴 翮楷す怢蛁聊 翮楷萇蚔厙硊掘蚚腎翹 翮楷夥厙忑珜 翮楷萇蚔諦誧傷 翮楷忑珜 翮楷AGよ耦泆 翮楷AGよ耦 翮楷忒儂唳 翮楷ag夥厙 翮楷婓盄す怢陓酐 翮楷郔陔腎翹厙桴 翮楷忒儂夥厙 翮楷agす怢夥厙 翮楷萇蚔 翮楷厙硊湮 翮楷す怢厙硊 翮楷羲誧忑珜 翮楷蛁聊 翮楷盄奻す怢 翮楷夥厙忑珜 翮楷粗きapp 翮楷蚔牁婓盄蛁聊 翮楷掘蚚厙硊 翮楷萇蚔蛁聊冞8啋 翮楷ag夥厙腎翹 翮楷夥厙忒儂狟婥 翮楷极郤夥厙 翮楷萇蚔郔陔厙硊 翮楷夥厙忒儂唳狟婥 翮楷粗きapp 翮楷郔陔腎翹厙硊 翮楷厙桴嗣屾 翮楷夥厙 翮楷軓氈淩 翮楷郔陔腎翹忑珜 翮楷夥厙す怢 翮楷眻畦app 翮楷夥厙忒儂唳 翮楷羲誧夥厙 翮楷忒儂app狟婥 翮楷忒儂諦誧傷狟婥 翮楷諦誧傷狟婥 翮楷婓盄す怢陓酐 翮楷夥厙忒儂唳 翮楷AGよ耦 翮楷AGよ耦狟婥 翮楷AGよ耦泆夥厙 翮楷AGよ耦夥厙 翮楷AGよ耦泆app 翮楷萇蚔蚔牁 翮楷夥厙踸 翮楷萇蚔郔陔厙硊 翮楷夥厙華硊 翮楷夥源狟婥厙桴 翮楷盄奻す怢 翮楷郔陔腎翹厙硊 翮楷萇蚔郔陔厙硊 翮楷AGよ耦夥厙 翮楷ag夥厙 翮楷夥厙忒儂唳app狟婥 翮楷AGよ耦泆 翮楷AGよ耦泆夥厙 翮楷蚔牁 翮楷ag夥厙 翮楷盄奻す怢 翮楷芘蛁す怢 翮楷蚔牁夥厙 翮楷す怢夥厙 翮楷萇蚔淩 翮楷蛁聊 翮楷厙桴 翮楷极郤app夥厙 翮楷忒儂夥源諦誧傷狟婥 翮楷忒儂夥厙 翮楷萇蚔蚔牁夥厙 翮楷忒儂唳狟婥 翮楷狟婥 翮楷厙桴腎翹 翮楷蚔牁 翮楷夥源忒儂app 翮楷ag厙桴 翮楷羲誧忑珜 翮楷极郤app 翮楷厙桴 翮楷眻畦 翮楷萇蚔淩 翮楷萇蚔厙珜唳 翮楷AG弊暱 翮楷婓盄す怢 翮楷萇蚔郔陔腎翹華硊 翮楷萇蚔蛁聊 翮楷郔陔腎翹華硊 翮楷萇蚔す怢 翮楷夥厙華硊 翮楷app 翮楷萇蚔蛁聊冞8啋 翮楷忒儂app狟婥 翮楷蛁聊 翮楷萇蚔蛁聊冞8啋 翮楷萇蚔捚粔忑恁 翮楷辣茩嫖還 翮楷AGよ耦泆 翮楷app 翮楷萇蚔狟婥華硊 翮楷萇蚔夥厙 翮楷掘蚚厙硊 翮楷萇蚔淩 翮楷萇蚔蛁聊 翮楷ag郔陔腎翹華硊 翮楷ag夥厙 翮楷萇蚔諦誧傷 翮楷AG弊暱 翮楷諦誧傷狟婥 翮楷萇蚔厙硊 翮楷ag夥厙 翮楷夥厙忒儂唳 翮楷萇蚔郔陔厙硊 翮楷羲誧忑珜 翮楷夥厙辣茩蠟 翮楷厙桴腎翹 翮楷夥厙辣茩蠟 翮楷极郤 翮楷辣茩嫖還 翮楷夥厙華硊 翮楷厙硊 翮楷婓盄 翮楷夥源忒儂app 翮楷婓盄す怢 翮楷萇蚔厙硊 翮楷极郤夥厙 翮楷忒儂夥厙 翮楷ag郔陔腎翹華硊 翮楷萇蚔諦誧傷 翮楷萇蚔夥厙狟婥 翮楷盄奻 翮楷夥源忒儂app 翮楷蚔牁狟婥 翮楷萇蚔蛁聊冞8啋 翮楷す怢 翮楷萇蚔諦誧傷 翮楷萇蚔 翮楷萇蚔羲誧 翮楷羲誧 翮楷羲誧忑珜 翮楷ag夥源厙桴 翮楷ag郔陔腎翹華硊 翮楷AGよ耦泆 翮楷萇蚔蛁聊冞8啋 翮楷す怢羲誧 翮楷ag夥厙腎翹 翮楷萇蚔蛁聊 翮楷羲誧 翮楷粗きapp 翮楷郔陔腎翹厙桴 翮楷萇蚔蛁聊 翮楷蚔牁夥厙 翮楷萇蚔忒儂app 翮楷摩芶 翮楷agす怢夥厙 翮楷厙桴 翮楷ag夥厙 翮楷AG弊暱泆 翮楷蚔牁 翮楷夥源狟婥厙桴 翮楷萇蚔す怢羲誧 翮楷萇蚔蚔牁 翮楷夥厙す怢 翮楷夥厙忒儂唳狟婥 翮楷郔陔唳掛狟婥 翮楷app狟婥 翮楷夥厙狟婥 翮楷ag郔陔腎翹華硊 翮楷厙硊湮 翮楷掘蚚厙硊 翮楷忒儂唳夥厙 翮楷忑珜 翮楷萇蚔 翮楷夥厙腎翹 翮楷萇蚔蚔牁 翮楷す怢 翮楷AGよ耦 翮楷AGよ耦泆忒儂唳 翮楷夥厙狟婥 翮楷极郤app 翮楷婓盄 翮楷羲誧 翮楷忒儂唳狟婥 翮楷AGよ耦泆 翮楷萇蚔軓 翮楷夥源忒儂app 翮楷萇蚔す怢 翮楷蚔牁 翮楷腎翹忑珜 翮楷蛁聊忑珜 翮楷萇蚔蛁聊 翮楷夥源忒儂app 翮楷夥厙華硊 翮楷忒儂夥厙 翮楷夥源 翮楷厙桴腎翹 翮楷萇蚔蚔牁 翮楷AGよ耦泆app 翮楷萇蚔夥厙 翮楷萇蚔夥源厙桴 翮楷萇蚔す怢羲誧 翮楷萇蚔夥厙 翮楷忒儂唳夥厙 翮楷AGよ耦泆忒儂唳 翮楷萇蚔羲誧 翮楷萇蚔厙硊 翮楷羲誧夥厙 翮楷夥厙忒儂狟婥 翮楷夥厙狟婥 翮楷AGよ耦泆 翮楷粗き狟婥 翮楷郔陔腎翹華硊 翮楷夥源 翮楷羲誧忑珜 翮楷蚔牁狟婥 翮楷蛁聊忑珜 翮楷す怢夥厙 翮楷す怢厙硊 翮楷蚔牁湮泆 翮楷ag夥厙 翮楷萇蚔諦誧傷 翮楷AGよ耦泆app 翮楷羲誧 翮楷蚔牁夥厙 翮楷AGよ耦泆app 翮楷app狟婥 翮楷ag夥厙 翮楷极郤app 翮楷萇蚔捚粔忑恁 翮楷夥厙辣茩蠟 翮楷萇蚔蛁聊 翮楷蛁聊 翮楷夥源 翮楷蚔牁腎翹 翮楷軓氈淩 翮楷忒儂app 翮楷忒儂夥厙 翮楷郔陔腎翹忑珜 翮楷萇蚔夥厙狟婥 翮楷AGよ耦泆腎翹 翮楷蛁聊厙桴 翮楷忒儂軓氈夥厙 翮楷 翮楷狟婥華硊 翮楷AGよ耦泆app 翮楷蚔牁 翮楷忒儂app 翮楷萇蚔蚔牁夥厙 翮楷AGよ耦 翮楷萇蚔厙珜唳 翮楷ag极郤す怢 翮楷夥厙-辣茩蠟 翮楷萇蚔郔陔腎翹華硊 翮楷萇蚔羲誧 翮楷忒儂諦誧傷狟婥 翮楷AGよ耦 翮楷萇蚔蚔牁 翮楷AGよ耦泆忒儂唳 翮楷萇蚔夥源厙桴 翮楷极郤 翮楷ag夥源厙桴 翮楷萇蚔羲誧 翮楷萇蚔厙珜唳 翮楷夥厙蛁聊 翮楷ag夥厙 翮楷蚔牁湮泆 翮楷萇蚔捚粔忑恁 翮楷厙硊 翮楷极郤夥厙 翮楷萇蚔蚔牁 翮楷萇蚔蚔牁 翮楷羲誧 翮楷羲誧厙桴 翮楷萇蚔羲誧 翮楷夥源忒儂app 翮楷app 翮楷蛁聊厙桴 翮楷夥厙忑珜 翮楷蚔牁狟婥 翮楷腎翹 翮楷忒儂夥厙 翮楷盄奻 翮楷諦誧傷狟婥 翮楷ag夥厙腎翹 翮楷萇蚔淩 翮楷夥厙忒儂唳app狟婥 翮楷夥厙忒儂唳 翮楷AGよ耦夥厙 翮楷萇蚔厙珜唳 翮楷忒儂諦誧傷狟婥 翮楷忑珜 翮楷萇蚔忒儂唳 翮楷郔陔腎翹忑珜 翮楷蚔牁婓盄蛁聊 翮楷ag夥厙 翮楷萇蚔忒儂app 翮楷狟婥 翮楷蚔牁婓盄蛁聊 翮楷郔陔腎翹厙硊 翮楷夥厙忒儂唳app狟婥 翮楷萇蚔忒儂app 翮楷app狟婥 翮楷忒儂軓氈夥厙 翮楷羲誧 翮楷蚔牁狟婥 翮楷諦誧傷 翮楷 翮楷粗き狟婥 翮楷掘蚚厙硊 翮楷AGよ耦 翮楷芘蛁す怢 翮楷萇蚔夥厙狟婥 翮楷AGよ耦泆app 翮楷蚔牁す怢 翮楷婓盄す怢陓酐 翮楷蚔牁 翮楷ag 翮楷萇蚔淩 翮楷婓盄 翮楷蚔牁夥厙 翮楷夥厙忒儂唳狟婥 翮楷夥厙忒儂唳狟婥 翮楷忒儂唳狟婥 翮楷萇蚔厙硊 翮楷腎翹 翮楷夥厙 翮楷羲誧 翮楷AG弊暱泆 翮楷夥厙華硊 翮楷粗きapp 翮楷婓盄す怢陓酐 翮楷agす怢夥厙 翮楷忒儂app 翮楷ag郔陔腎翹華硊 翮楷夥源狟婥厙桴 翮楷蚔牁腎翹 翮楷ag郔陔腎翹華硊 翮楷芘蛁す怢 翮楷夥厙忑珜 翮楷諦誧傷 翮楷蛁聊厙桴 翮楷盄奻 翮楷忒儂唳 翮楷忒儂夥厙 翮楷す怢厙硊 翮楷夥厙狟婥 翮楷ag极郤す怢 翮楷夥厙忒儂唳 翮楷夥厙忒儂唳 翮楷AGよ耦 翮楷夥厙狟婥 翮楷AGよ耦泆忒儂唳 翮楷芘蛁す怢 翮楷婓盄 翮楷AGよ耦泆 翮楷ag厙桴 翮楷厙硊湮 翮楷夥厙忒儂唳狟婥 翮楷极郤夥厙 翮楷羲誧厙桴 翮楷婓盄す怢 翮楷忒儂厙珜唳 翮楷掘蚚厙硊 翮楷婓盄 翮楷萇蚔す怢羲誧 翮楷忒儂諦誧傷狟婥 翮楷夥厙忒儂狟婥 翮楷萇蚔厙珜唳 翮楷萇蚔軓 翮楷羲誧厙硊 翮楷羲誧忑珜 翮楷蚔牁湮泆 翮楷忒儂夥厙 翮楷す怢夥厙 翮楷AGよ耦泆app 翮楷萇蚔狟婥華硊 翮楷夥厙狟婥 翮楷忒儂唳夥厙 翮楷蚔牁婓盄蛁聊 翮楷app 翮楷ag厙桴 翮楷 翮楷盄奻す怢 翮楷婓盄 翮楷蛁聊忑珜 翮楷AGよ耦泆 翮楷蛁聊 翮楷夥厙華硊 翮楷蚔牁 翮楷粗きapp 翮楷萇蚔厙硊 翮楷萇蚔す怢 翮楷す怢夥厙 翮楷ag夥厙腎翹 翮楷芘蛁す怢 翮楷夥厙忒儂唳狟婥 翮楷萇蚔羲誧 翮楷蚔牁す怢 翮楷軓氈淩 翮楷agす怢夥厙 翮楷AGよ耦夥厙 翮楷厙硊 翮楷羲誧忑珜 翮楷狟婥華硊 翮楷ag夥厙 翮楷羲誧厙桴 翮楷AGよ耦 翮楷忒儂諦誧傷狟婥 翮楷蛁聊 翮楷郔陔腎翹忑珜 翮楷夥厙-辣茩蠟 翮楷蛁聊厙桴 翮楷蛁聊忑珜 翮楷狟婥 翮楷ag 翮楷萇蚔蚔牁夥厙 翮楷羲誧厙硊 翮楷夥源 翮楷忒儂唳夥厙 翮楷羲誧忑珜 翮楷ag郔陔腎翹華硊 翮楷萇蚔す怢羲誧 翮楷羲誧忑珜 翮楷蛁聊 翮楷夥厙辣茩蠟 翮楷萇蚔蚔牁 翮楷夥厙辣茩蠟 翮楷萇蚔忒儂app 翮楷极郤app 翮楷眻畦 翮楷蚔牁夥厙 翮楷す怢 翮楷AGよ耦夥厙 翮楷萇蚔蚔牁 翮楷极郤夥厙 翮楷諦誧傷狟婥 翮楷翋畦 翮楷萇蚔 翮楷夥厙腎翹 翮楷萇蚔狟婥華硊 翮楷夥厙辣茩蠟 翮楷夥厙忒儂唳 翮楷极郤app 翮楷粗きapp